屋趣阁 > 都市小说 > 差一步苟到最后 > 正文 1138 血王

正文 1138 血王

 热门推荐:
    “唰~”

    吴立国忽然一刀捅向了赵官仁,谁也没有想到他会突然发疯,换成一般人绝对会被捅个正着,但两者本身就距离一米多,赵官仁反手就是一刀背,一下劈在他的脸上。

    “噗通~”

    吴立国猛地横倒在地上,可他就像没事人一样,爬起来后又刺向赵官仁,赵官仁立即抬刀把他捅了个透心凉,怎知对方竟一手握住了长刀,另一手又狠狠刺向他的心脏。

    “咔~”

    赵官仁一把拧住他的手腕,猛地将他腕骨拧了个稀碎,可吴立国还是哼也不哼一声,表情麻木的就像个机器人,但他被咬的喉咙却有四个小血洞,连同周围的青筋都一起鼓了出来。

    “不要杀我,我被控制了……”

    吴立国突然急声大喊了起来,可他的腿却狠狠踢向赵官仁,赵官仁毫不犹豫的拔出长刀,一脚蹬在他的膝盖上,在他往后倒去的同时,长刀一下刺穿了他的脑门。

    “噗通~”

    吴立国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抽搐了几下终于不动了,他老婆立马吓的捂嘴大哭了起来,刘天良也震惊的上前问道:“老吴怎么突然就被控制了,刚刚那女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有些像黑蝠族的混血,让它们咬中的人就会变成血奴……”

    赵官仁朝窗外看了两眼,说道:“不过黑蝠族不会吐舌头,估计小娘们是其它的品种,大家当心不要被她咬中,估计周围还埋伏着人,胖子和杨队长留在这警戒,弟兄们跟我来!”

    赵官仁说着就跑进小仓库,将最好的长刀都拖出来发给大伙,火淇淋和海棠也拿上了滑轮弩,为了防止“血奴”使用枪械,炮手和陌刀还各自拿上了一面工艺品藤盾。

    “救命啊!!!”

    一声凄厉的尖叫从楼外传来,一个小伙子竟从斜对面冲了出来,十几头活尸在后方穷追不舍,可火淇淋却一弩射了过去,一箭正中对方的胸口,让小伙一头倒在了地上。

    “混蛋!你们还有没有同情心,是不是警察……”

    小伙居然愤怒的咒骂了一声,双腿一蹬便跳了起来,竟然一下就跃上了对面二楼,超强的弹跳力让幸存者们一阵惊呼,但一支利箭又猛然射出,极快的钉在了它的后脑勺上。

    “哼哼~还是用弓比较顺手……”

    海棠得意的垂下了一把清弓,小伙“噗通”一声摔在了地上,街上的活尸立即扑到它身上撕咬。

    “老公!”

    严如玉吃惊道:“那东西怎么会说话啊,它到底是人还是怪物啊?”

    “绝对是血奴,它们就相当于吸血鬼的奴隶……”

    赵官仁把唐直刀背在了身上,挎起枪说道:“活尸不会进化出这种有理智的东西,很可能是研究尸毒时的副产品,咱们三人一组,前后搜索,长舌妇一定最接近真相!”

    赵官仁说着便跳出了窗户,猛地跳起来攀住楼顶的房檐,等他悄悄的露出脑袋,没想到楼顶上竟有十几道身影。

    十几个男女都像是血奴,看样子正准备从楼后的窗户潜入,而长舌妇则站在一边抱着双臂,还跟一位儒雅的中年人低声交谈。

    “我去!你的胆挺肥啊,居然没跑……”

    赵官仁猛地跃上了房顶,长舌妇估计没想到他敢上来,一惊之下连忙转过身娇喝,十几个男女立马扭头冲向赵官仁,没等靠近就甩出了长舌,还从左右两面同时夹攻。

    “哟哟~吓死人了!你们是没见过狠人吧……”赵官仁轻松又好笑的端起了步枪,一连四枪打爆了四颗脑袋,但陌刀客等人也同时跃上了房顶,四个男人同样是枪枪爆头,火淇淋以及海棠则是弓和弩齐发,射向了长舌妇和儒雅男。

    “杀了他们!”

    儒雅男一掌拍飞了两支箭,拔出短刀跟长舌妇迅速后退,而大楼一侧又跳上来十多个血奴,奋不顾身的冲了守塔人,但它们注定是踢到了铁板,七个守塔人纷纷拔出了长刀。

    “包抄!不要让他们跑了……”

    赵官仁一阵风似的冲向长舌妇,几个血奴连忙一拥而上,但刀光闪烁之间便人头落地,赵官仁几乎没收到任何阻碍,长舌男女立即转身狂奔,双双在楼顶边一跃而起。

    “嗖嗖~”

    两人一下跃出了十多米远的距离,哪怕奥运冠军来了也得叫大哥,但打死他们也没有想到,两人才刚刚落到对面的房顶上,赵官仁居然也一跃而起,直接朝他们俩扑了过来。

    “唰~”

    赵官仁凌空掷出一把匕首,直取儒雅男的头颅,对方这时才刚刚起身,尽管他反应速度超快,匕首也一下射中了他的左眼。

    “啊!!!”

    儒雅男惨叫着倒在了地上,若是正常人中了这一刀,即使不死也得当场痛晕过去,但匕首只插入了四分之一而已,可见这家伙的强悍程度,但长舌妇居然吓的撒腿就跑。

    “砰~”

    赵官仁使出了一招从天而降的腿法,单膝狠磕在儒雅男的胸口,只听一声恐怖的骨裂声,楼顶的隔热层轰然碎裂,儒雅男仰头喷出一口鲜血,但他眼珠上的匕首又被一把夺走。

    “中!”

    赵官仁甩手又把匕首掷了出去,结果长舌妇刚好起跳,瞄准她后颈的匕首一下刺中屁股,狠准深的爆了一个菊,长舌妇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一头从楼边摔了下去。

    “哗~”

    儒雅男张口射出了一条长舌,可赵官仁却抢先一个摆拳,一拳轰在他的太阳穴上,长舌立马被甩到了一边,鼻子里也喷出了两股鲜血,然后长舌头又被一把揪住了。

    “唔唔唔……”

    儒雅男发出了惊慌又痛苦的闷哼,赵官仁竟拽着他的舌头跳了起来,好似拖着一条咬钩的人鱼,迅速将他拖到楼边朝下看去。

    怎知长舌妇也是倒霉催的,居然来了一个屁股着地,爆菊的匕首连刀把都看不见了,她痛苦的趴在地上爬动,周围的活尸全都冲向了她,只有两个血奴在帮她抵挡。

    “陌刀!带回去审问……”

    赵官仁一脚把儒雅男踢晕了,交给跑过来的陌刀又往楼下跳去,落地的同时往前一滚,一把拎起长舌妇的裤腰,迅速冲进对面的茶叶铺,把她往地上一扔又插上了门。

    “大哥!别、别杀我,我再也不敢了……”

    长舌妇惊慌失措的翻过身来,只看她的小腹已经鼓了起来,顶出了一个刀尖的形状,地上还流了一滩淡红色的血液,但饶是如此也没能把她小腹刺穿,肌肉强度远超一般的活尸。

    “你是从哪个实验室出来的,谁把你变成了这样……”

    赵官仁一拍背后的刀鞘底部,唐直刀“噌”一下飞了出来,让他炫技似的一把抓住,长舌妇立马惊恐的咽了口吐沫,连长舌都不敢吐了,哆哆嗦嗦的靠在了茶叶柜上。

    “我、我不知道什么实验室……”

    长舌妇颤声说道:“我们之前只是普通人,昨晚躲在夏湾街的地铁站,遇上了一个男人,他把我们咬了之后,我们就变成了这样,他让我们叫他主人,我们不知道他叫什么!”

    “夏湾街?”

    赵官仁狐疑的问道:“那男的长什么样,身边有没有其他人,给你们下达了什么命令?”

    “我、我有偷拍他的照片,他自称血王,我们都是血奴……”

    长舌妇颤抖着掏出了一部手机,递出去说道:“我们属于二代血奴,只能控制五十个三代血奴,而三代只能控制十个四代,所以他让我们出去咬人,咬的越多越好,他要组建一支血奴大军!”

    “解锁!不要耍花样……”

    赵官仁猛地把刀抵在咽喉上,长舌妇只好解锁手机调出照片,可照片只有一个黑衣男的半张脸,看上去大约三十多岁,大眼睛炯炯有神,细长的柳叶眉,但是却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啊!主人我错了,不要……”

    长舌妇突然惊呼了起来,在赵官仁猛然后退的同时,她的两颗眼珠子忽然爆裂,嘴里也喷出了一大口污血,跟着过电般抽搐了几下,最后七孔流血,缓缓歪倒在地上。

    “意念控制?这么牛叉的吗……”

    赵官仁惊疑的朝外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异常之后,只好拾起女尸的手机翻窗跑了回去,但是不出他的所料,等他回到古玩店的二楼,抓回来的儒雅男也暴毙而亡了。

    “老大!”

    火淇淋皱眉说道:“这家伙是个二代血奴,一个自称血王的人咬了他们,他们对尸毒免疫,但活尸还是会猎杀他们,不过说到一半就死了,应该是血王发现他们背叛了!”

    “这就是血王的照片,我总觉得在哪见过……”

    赵官仁把手机递了过去,大伙全都围过来查看,谁知严如玉一把拽过了刘天良,将手机放在他的肥脸旁边,说道:“你们看,这人像不像瘦下来的老刘,眉形简直一模一样!”

    “靠!怪不得这么眼熟……”

    赵官仁惊讶的连连点头,萧澜更是一把抢过了手机,放大之后震惊道:“阿良!我记得你刚进公司的时候很瘦,跟这个人真的很像很像,这人不会是你的亲兄弟吧?”

    “不可能!我可是独生子……”

    刘天良摆着手说道:“我爸在我小时候就去世了,而且又是三代单传,不要说兄弟了,我连个姐妹都没有,再说长得像的人多了去了,还有人说王一博长的像我呢!”

    “胖子!你真特么臭不要脸……”

    赵官仁哭笑不得的竖了根中指,然后掏出地图说道:“他们是在夏湾街地铁站遇上血王的,要是顺路咱们就去搜一下,这个血王百分百出自实验室,说不定就是雷宁公司!”

    “不!”

    萧澜摇头道:“夏湾街地铁站尚未开通,跟雷宁实验室也是两个方向,你要想去夏湾街就得调头回去,而且开车都得半个小时!”

    “那算了!还是先去新区吧……”

    赵官仁轻轻摇了摇头,谁知刘天良又把他拉到了一边,耳语道:“我刚找到一部卫星电话,我刚刚打了一下赵子强的号码,居然能正常拨通,只不过我打了两次都没人接!”

    “我靠!你居然记得赵子强的电话,怎么不早说啊……”

    “你没问我啊,我以为你知道……”

    “铃铃铃……”

    突然!

    刘天良裤兜里传来了电话铃声,他连忙掏出来一看,惊喜道:“赵子强!回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