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趣阁 > 都市小说 > 极品捡漏王 > 免费章节 第2107章 呼应起点的捡漏

免费章节 第2107章 呼应起点的捡漏

 热门推荐:
    下了公交车,来到潘家园,发现这里比印象中还要热闹上一些。

    全国古玩大会总决赛即将召开了,尽管总决赛阶段是神仙打架,和普通老百姓没关系,但从区域赛事起,‘古玩热’这股风潮经久不散,在钟良、老狐狸一脉多年潜移默化的影响下,许多人已经把逛古玩市场当成像逛商场一样的消遣娱乐方式之一了。甭管咋说,每次来总能瞧见一些新鲜玩意开眼界不是?

    经过乔装打扮的陈宇和林婉怡手牵手挤进人潮里,完全看不出他们有何特殊之处。陈宇侧目瞧见林婉怡巴掌大的俏脸上挂着一副大大的口罩,不由自主发出了感慨。“大口罩遮脸,多熟悉的一幕啊。”

    “当初在济世堂,你为了防止被骚扰,便终日戴着一副大口罩。”

    “现如今,你和老神医都离开了宁海,离开了济世堂。你早不是当初那个傲娇的年轻女中医,我也不是收废品的了。这一想,真恍如隔世啊!”

    “是啊!”听陈宇这么一说,林婉怡同样感慨万千,觉得风风雨雨一路走来不容易。想着,她不由地更紧握陈宇的大手,把整个娇躯都贴在陈宇身上。

    接下来的时光,更是难得的无忧无虑的快乐时光。

    陈宇化身陈玉,仗着无人认识,肆无忌惮,带着林婉怡横扫各大小摊位。

    捡漏杀价,坑人倒卖……这套业务,陈宇熟得很。

    不多时,陈宇便净赚了三万多。

    钱不多,也没碰见啥值得一提的大宝贝,可就是高兴。

    如此重复,陈宇不厌其烦地折腾了好几个小时,净收入达到了十万元。

    以陈宇的眼力,这么长时间过去,再不捡点像样的漏,真说不过去了。

    除了净赚十万外,陈宇还近乎无成本地捡漏了四件古玩。

    第一件,七巧益智图,是长十五厘米的清代木器玩具。

    七巧图是清宫中的传统玩具,根据清人陆以恬《冷庐杂识》记载,七巧图与宋代的燕几图、明代的蝶几图有渊源关系。

    燕几是类似桌子的家具,燕几图是通过2只长桌、2只中桌、3只短桌的任意组合,而形成的形式多样、广狭不一的拼桌图谱。也就是‘家具拼图’。

    碟几图也是类似的图谱,通过三角形和梯形的6种13只‘碟几’任意组合,聚合为蝴蝶展翅形状,拆分可组合更多图形。也就是‘碟子拼图’。

    实践决定意识,实践中发现这些东西好玩,那么便会有头脑聪明者,专门开发出此类的玩具。

    历史渊远、可玩性十足的华夏经典玩具七巧图就是这么来的。

    清代一些文人雅士热衷于此,便根据几何图形可以任意组合的原理,将挪移不便的桌子缩小改为方寸间可移动的板,七巧图由此产生。

    益智图则是在此基础上由清同治元年的设计师童叶庚设计,由15块不同的木板组成,采用了八卦的原理排列组合,可拼制图形更加丰富。

    陈宇捡漏这件‘七巧益智图’,便是出自清末宫廷的完整版、高配版。

    说不定它曾经还被哪位小阿哥、小格格当成手心里的宝贝,摆弄过呢。

    更重要的,是‘八卦’两个字。

    陈宇的元气和心法皆来源于道家,八卦图是必不可少的一门功课。

    而这件‘七巧益智图’居然能在一定程度上推演八卦的无穷变化!

    光凭这点,即使不捡漏,硬花钱买,陈宇也会务必将其拿下。

    好在那个古玩小贩确实去玩具厂上过货,本想找几件模样罕见的玩具涂个颜色,冒充古玩卖。陈宇戳穿了他,外加一吓唬,把小贩吓懵了,轻松捡漏。

    陈宇捡漏的第二件值得一提的古玩,是一件口径十五厘米的瓷器,辽宋时期的三彩印花盘。

    盘敞口,口沿为八瓣花口,斜壁,腹壁起八道凸棱,与花口对应,平底。盘内壁模印八朵花卉,中心模印一硕大的花朵,其外模印四片茨菇叶。

    花纹外以水波纹作地,盘内施黄、绿、白三种色釉,其中白釉为地,花叶纹则以黄、绿色釉间隔排列。盘外施黄釉。

    印花是辽代瓷盘的主要装饰方法,纹饰一般为凸起的阳纹,题材以花卉较为常见,如牡丹、莲花、菊花,亦有印水波游鱼、飞凤、蝴蝶等纹饰者。

    但邪门的是,考古学家开了那么多辽宋墓葬,硬是没瞧见几件经典款式的印花瓷器。后来据专家推测,正是因为太经典,太值钱,都留给子孙后代当遗产了,一代一代往后传,没怎么往墓葬里头搁。

    古人视死如视生不假,可古人也不是傻子,总不能啥都往坟墓里扔,让子孙后代穷得喝西北风吧?除非巨富之家,不然总是要在‘风光大葬’和‘荫妻庇子’之间取个平衡点。

    因为这样的缘由,辽代的经典印花瓷器多数藏在民间,官方收藏倒很少。

    在不冒风险开墓的情况下,陈宇能搞到这样一件三彩印花盘,算是非常幸运了。转手卖给老狐狸,老狐狸肯定抢着要。尤其是还没怎么花钱,这盘子是他假装上当受骗,拿另外两个瓷杯,跟自作聪明的路边小贩换来的。

    说到杯子,就不得不提陈宇捡漏的第三件和第四件古玩了。

    陈宇总共买下了四个瓷杯,两真两假。两件假的,被他拿去换三彩印花盘了。剩下两件真品,便是陈宇的第三件和第四件古玩。

    有趣的是,这两件瓷杯,是同一个系列的。

    更有趣的是,这两件瓷杯,是一切的。

    清康熙青花五彩十二花神杯。

    陈宇和这套杯子非常有缘,在他崛起之初,陆陆续续捡漏了其中十个。

    唯独缺少二月迎春花杯和十二月梅花杯。

    以陈宇如今的能力,别说一套,就算十套八套,他想凑齐,也就是一顿饭的功夫。不过陈宇始终没有强求过,他总觉得,凡事要讲缘分。

    这不,缘分就来了。

    在全国古玩大会总决赛的前几天,陈宇凑齐了这一套瓷杯,对他来说意义重大,寓意着有始有终。

    康熙青花五彩十二花卉纹杯,是清代康熙官窑瓷器中的名品,雍正、嘉庆、光绪、民国均有仿制。其十二件为一套,一杯一花,腹壁一面绘画,另一面题诗,诗句出自唐诗。每只杯上绘一种应时花卉,指代历史上的著名女性,并题上相应的诗句。它们杯底的款字较小,字体不一,大都不甚工整。

    无论是绘画还是制胎,花神杯都是康熙官窑毋庸置疑的工艺高峰代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