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五章 棺材板儿压不住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五章 棺材板儿压不住

 热门推荐:
    镇长一时半会没有搞清楚多余的意思,边上的周全却看的分明,心里明白的很。

    正因为明白,他才心里暗恨,多余这个小崽子太过刁钻。

    想要无视装看不见吧,对方那小崽子直勾勾朝着自己看过来的眼神渗人不说,还无端的带着挑衅。

    周全气极了,胸腔里都憋了一把火。

    边上的愚蠢镇长还待再劝,那狠辣的小崽子却又是凶狠的一口加深咬下,惹得蠢徒弟眼珠兀的暴起,要不是脖子被咬住了,他敢肯定,这蠢货一定要特别丢人现眼的大嚎出声,败坏他的颜面。

    有心想要不管,任由身边的镇长继续叽叽歪歪的卖蠢吧?

    不知为何,望着那双凶残中带着灵气的双眼,看着那已经仿若垂死,眼里却有着异样光芒的蠢货徒弟,周全心里生起丝丝犹豫。

    他倒是不怕别的,万一要是小畜生没一口把蠢货徒弟咬死,待会自己办大事的时候,这蠢货又记恨了自己刚才的不搭救,要是蠢货还有力气,一口叫破了他一直以来的算计的话?

    想着先前自己煽动的言语;

    望着眼前这一个个面容疯狂的桃源镇镇民;

    周全一时半刻的倒是不敢赌了。

    不得已,虽然憋屈,可想到接下来的计划,想到他的发财美梦大计,为了将来的地位,为了报仇雪耻,想到蠢货的愚蠢,种种,种种……

    好吧,再一个,打狗也得看主人的不是么?

    即便周全心里再如何的不想救这个,居然被个小畜生拿捏住了的白痴徒弟,可考虑到心中的谋划,最终,周全还是压下了眼里的戾气,只转头看着身边的老镇长,朝着对方一甩拂尘,道了声无量天尊。

    “镇长,贫道观那小儿的意思,似乎是想用小徒换她那妖道师傅师兄,您看?”。

    他看,他怎么看?

    镇长心中恼恨,说实在的,今日搞的这一出,他深刻怀疑跟眼前这个,当初跟自己拿乔的坐地蛇道有着莫大的关系!

    可是怎么办呢?

    在饥荒与死亡面前,在有心算无心之下,在下头的百姓已经内心浮躁,颇有些不受自己这个糟老头子管控的情况下,哪怕自己心里明白,却根本没法帮助仙师师徒。

    又见讨人厌的臭道士如此说,心里站在多余师徒这一边的老镇长,即便考虑的事情多,也是以他的镇民为重,却也是立刻点头回应,故意道:“哦哦哦,就依周道长所言,您徒儿的性命要紧,为了您的高足,我们桃源镇上下自是可以受委屈,这样,我们退一步,换人!”。

    你妹的,什么叫他徒儿的性命要紧?

    这话听着,怎么就这么别扭?

    心里憋气,周全却毫无办法,还指着忽悠住这个老傻子,以图达到自己的目的呢。

    周全只得皮笑肉不笑的接招,眼睁睁的看着老蠢货摆手招呼,甚至是亲自上前动手,把抢了自己饭碗的两个蠢道士给领了过来。

    “多多啊,你看,你师傅跟师兄在这呢,你可能松松口了呀?”。

    没出人命,一切都还有商量转圜的余地,一旦出了人命,那可就……其实老镇长这也是为了多余师徒三人在考虑了。

    多余本是打算自己咬着人质,让这群辣鸡放人,亲眼守着她山来哥领着师傅逃出去,跑远了,她才打算松口放人的。

    只是没料到,接下来镇长的话,让多余犹豫了。

    “娃儿,老头子我知道你的意思,也知道你害怕,可是你不能死咬着这小道长不放呀!

    娃啊,你还是个孩子!这些不是你应该承受的!

    爷爷知道你委屈,也知道你们冤,可是娃啊,事情不是你这么办的。

    这样,你听爷爷一句劝,把人放了吧,爷爷跟你保证,只要爷爷还有口气在,定保你们师徒平安!

    乖啊,松松嘴,放过这小祸~额,道长吧,你瞅瞅,你再咬下去,这小道长可就没命了呀!”。

    镇长苦劝,多余却是不敢信的,大眼睛里都是犹疑。

    老镇长见多余没有丝毫松嘴的意思,转头看看身边的胖贾师徒,本是想让他们劝劝孩子的,却在回头看到他们的一身狼狈,连自己都顾不上的凄惨模样后,镇长重重摇头叹气。

    “唉!多多啊,乖娃,便是你不信任老头子我,可你看,你师傅,你哥,他们的情况可是不好啊……此刻你就这样让他们走,想必没到半道,你哥可就没命了呀!好娃啊,你松松口,容爷爷找大夫来,给你师傅跟哥哥看诊救命成不?”。

    多余其实是想说不好的。

    可终究是个孩子,再如何老成,总还是思想不够成熟,考虑的也不那么周全。

    再加上,这位老镇长平日里对他们师徒很好,为人也不错,多余对他还是挺有好感的。

    而且最最最重要的是,老镇长说中了她的下怀。

    别的她可以不在乎,可山来哥哥的命,师傅的命!

    想着那重重的一锄头,想着他们赶脚到这里一路上走来的荒郊野岭,多余只能妥协。

    哪怕是要冒极大的风险,也没有什么能跟亲人的命重要!

    因为找大夫帮忙诊治的这一句话,让多余犹豫妥协了,终是松了口,放开了被自己咬的皮开肉绽,鲜血淋漓,虽没有流干血液,却吓也被吓的半死的周小道。

    松开嘴,人都还没有滑溜下周小道的后背,多余指着自己的亲人,眼神锋利的扫过面前的镇民,最后落在老镇长身上,神情严肃的要求着。

    “镇长爷爷,说好的,一定要救好我山来哥哥跟师傅,要不然……”,她疯起来,连自己都怕的!

    “是是是,多多小娃你放心,爷爷让陈老大夫来看诊。”,这是他们桃源镇最好的老大夫,没有之一。

    在镇长的再三保证下,多余终是放了手,在一干镇民忌惮的眼神下,多余寸步不离的守着她师傅与山来哥,直到亲眼看着,自己的亲人被镇长派人请来的陈老大夫看诊救治完毕,多余才与师傅搀扶住重伤的山来,被押到了桃源镇上唯一的三进祠堂深处关了起来。

    当祠堂那两扇漆黑而又厚重的大门,吱呀一声即将合拢之前,镇长那张苍老的脸就杵在门外的缝隙之间,老头儿看着多余殷殷叮嘱着。

    “多多啊,你跟你师傅还有师兄先委屈一下,在祠堂里先修养修养,放心,外头的事情有爷爷在呢,爷爷定不会让你们吃亏的。”。

    镇长老头一声急切的安慰落下,不等多余点头回应对方,门却哐当一声终是合拢,隔绝了内外的天地,隔绝了鼎沸的人声,再不留一丝缝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