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趣阁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世家娇妻 > 章节目录 56.友爱

章节目录 56.友爱

 热门推荐:
    听到他这么说陆寒霆心头不是没有感触的,生怕外面风大吹到了他,他急忙搂紧他胖乎乎的小身板疾步向门口走去,说话的声音依然是冷冷的,“我哪里不够爱你了?”

    小家伙的语气里透着浓浓的委屈,“爸爸本来就不够爱我啊,爸爸都不爱跟我在一起,爸爸教哥哥打拳都不教我。”

    陆寒霆无奈的笑笑,心头感叹,你哥哥可是要比你累太多了,你应该感谢你哥哥比你早出生两年,不然他现在所受的苦楚,随便一件你都扛不住。

    不过这些话他并没有对他说,只是冷冷道:“胡说八道。”

    “才没有呢!”小家伙也是不服气,过了好一会儿,他又软了声音,委屈的说到:“可是,不吃那么多肚肚真的会饿啊,肚肚饿了很不舒服的。”

    陆先生现在已经没功夫再教训他了,听到他这么说,他便没好气的道:“好好好,吃吃吃,你以后尽管吃。”

    小家伙便没再说话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

    几人进去的时候念安正好从房中出来,其实他是听到声音才出来的,看到被陆寒霆抱着的念诚,念安小脸上也带着几分担忧,“弟弟怎么样了?不要紧吧?”

    木小柔走过去揉了揉他的脑袋,“没事了,弟弟只是吃多了,快进去睡觉吧。”

    听到弟弟没事,陆念安面上的紧张之色倒是缓解了不少,便冲陆寒霆和木小柔道:“爸爸妈妈晚安。”

    将念诚安顿好了之后木小柔和陆寒霆才彻底放松下来,折腾了这么半夜,两人也是累得不行了,在睡觉之前陆先生还非常不爽的念叨了一句,“还说你儿子不折腾人,还想再生个出来折腾我!干脆将我命拿给你算了。”

    被陆先生这么念叨着木小柔却一点都不生气,急忙凑过去将身体窝在他宽厚的胸前,陆先生顿时就无奈的叹息一声,又放软了声音冲她道:“还好我的命够大,你再生一个也折腾得起!”

    木小柔便无声的笑了,这个家伙……

    第二天是陆寒霜六十岁的生辰,苏慕很早之前就跟他们打过招呼的,而陆寒霆也特意为了姐姐的生辰空了一天出来,木小柔原本还担心昨天晚上念诚因为肚子痛,所以会影响第二天的出行,却没想到第二天起来念诚又生龙活虎的了。

    得,她这两个儿子都跟他们爹一个样,生命力顽强。

    今日的陆念安和他老爸一样,都是一身正装打扮,念安穿的西装是专门定制的,穿的小皮鞋也是出自他老爸之手,穿着完毕,小身板往镜中一站,那小大人似的有板有眼的样子别提有多帅气了。

    念诚看到哥哥穿着西装打着领结顿时一脸羡慕,仰着小胖脸冲木小柔道:“妈妈,我也要跟哥哥穿的一样。”

    今天的念诚其实也挺帅气的,一件咖啡色连帽外套,一条牛仔裤,下面是一双小小的球鞋,再配上他那张白嫩嫩又圆嘟嘟的脸,这样的打扮比起哥哥来也没有差太多。

    “等念诚大了,妈妈再给念诚定做好吗?”

    念诚其实挺好哄的,听到她这么说便乖乖点点头,“那妈妈一定要记得额。”

    虽然话这么说,可是小眼睛还是紧巴巴的落在哥哥的衣服上,可能是感受到弟弟的强烈渴望,念安无奈的叹了口气,非常大方的将西装脱下来递给他,“你穿穿看吧。”

    念诚简直兴奋得不行,急忙谢了哥哥接过衣服穿上,可是穿上才发现这衣服对于他来说太紧了,他有点忧伤的望着扣不上的衣襟,小嘴巴嘟起来,两只小胖手在肚子上的肉肉上捏了捏,顿时一脸失落道:“肚子上的肉肉太多了,穿不上呀。”

    三人见他那一脸忧伤的样子却是不厚道的笑了。

    一家四口来到苏家的时候已经有好些客人在了,陆先生和陆太太是这个圈子里公认的一对璧人,不管是什么场合,只要这两个人同时出现,总是能将所有的光芒都掩盖过去,陆先生英俊潇洒,霸气侧漏,陆太太貌美如花,大气端庄,如今两人又添了一对粉雕细琢的儿子,老大是陆家未来的继承人,小小年纪身上便带着一种威慑八方的气势,虽然长得唇红齿白格外惹人怜爱,可是他眼中却似有若无的透着一股子凌厉,让人不敢如逗弄同龄小孩一样的逗弄他。

    小的那一个呢,长得肉嘟嘟又白白嫩嫩的,真的就像一枚刚刚出笼还热气腾腾的小包子,一双大眼睛清澈剔透,说话又奶声奶气的,那大眼睛往人身上一看,再用这样的声音撒撒娇,他就是要天上的星星你也愿意给他摘下来。

    所以自带光环的一家四口一进苏家,自然就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陆寒霜急忙走过来打招呼,又揉了揉两个小孩的脑袋道:“又长高了一点了。”

    两个小孩也都齐声恭敬的叫了一声“姑妈”听得陆寒霜高兴不已。

    麦太太也在这边,此刻便忍不住过来打趣道:“陆先生陆太太,你们一家四口可真是亮眼啊,往这边一站,这边几千瓦的灯泡也都黯然失色了。”

    木小柔故作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麦太太,你就是爱逗我。”一边说着一边推了推两个小宝贝,示意他们自己玩自己的。

    这样倒是如了念安的意,他并不喜欢太过吵闹的环境,所以离开大厅之后他就想去找个安静的地方自己呆一会儿。

    苏家他是经常来的,自然也知道哪个角落最适合他,苏家的后院挺大的,此刻也有好些人聚集在周围三三两两的聊天,花园四周还摆放着食物和美酒供人享用。

    念安出来之后念诚便一直跟着他,念安有点烦他,好几次都让他别跟着,可是不管他怎么疾言厉色,念诚却一直跟在他身后。

    “哥哥,你慢点走啊,哥哥,我都赶不上你了。”小肉团子因为腿没有哥哥的长,再加上一身的肉肉,要跟上哥哥确实有些吃力。

    念安无意间看到跟在后面跑得哼哧哼哧的念诚,虽然真的不想他跟着自己,但还是有意无意的放慢了脚步。

    念诚很快跟了上去,望着哥哥的手,他的小眉头拧巴了一下,咬了咬小嘴唇,犹豫了好一会儿之后便一脸期待的问道:“哥哥,我可以拉着你的手么?那样我就可以跟上你了。”

    “不可以!”念安头也不回,冷冷冲他道。

    小肉团有些失落,低垂着脑袋低气压的应了一句:“额,好吧。”无意中看到那摆在一旁的食物,念诚的嘴馋病又犯了,忍不住冲他道:“哥哥,我们去吃点东西吧?”

    念安不搭理他,小肉团不甘心,又凑上来拉着哥哥的手摇了摇,“我们去拿点东西吃吧?”

    念安依然不理他,小肉团一般很难抵挡美食的诱惑,在美食和哥哥身上来回看了一眼之后他又道:“那哥哥你等我一下,我去拿点吃的。”

    哥哥还是没理他,小肉团也不知道哥哥是不是答应了,说完这话之后就向堆放食物的地方跑去了,他也担心哥哥会趁着他拿东西的时候悄悄走掉,所以他用了自己最快的速度,拿过一旁的盘子,夹了一些他喜欢吃的,又夹了一些哥哥喜欢吃的,弄完之后便要去找哥哥,却没想到一转身却发现哥哥就在自己身后。

    其实念安是不想管他的,他那么爱吃就让他去吃个够吧,他不在身边嘀嘀咕咕的,他反而还清闲了不少,可是想着他还那么小,又担心他闯祸,他非常不快的皱了皱眉,还是跟着他一起去拿食物。

    念诚没想到哥哥一直跟着自己,顿时开心不已,急忙用叉子插了一块哥哥喜欢吃的曲奇饼递过去道:“哥哥先吃一块。”

    周围还有这么多人看着,在这边吃东西的确有些丢人现眼,念安便冲他冷冷道:“先找个地方再吃吧。”

    哥哥的意思就是要跟他一起吃东西啰?念诚觉得更加开心了,当然是忙不迭的点点头,“嗯,走吧!”

    念安见他拿着那么大一个盘子也吃力,遂从他手中夺过来,“我拿着吧,省得你不小心摔了。”

    念诚的眼中带着一种亮闪闪的光芒,一张肉嘟嘟的圆脸就像一朵展开的花儿,急忙冲哥哥重重的点头,“好。”

    念安带着念诚来到苏家最东面的一个角落,那里修建了几个东南亚风格的亭子,因为位置偏僻,这里一般很少人来,那个烦人的小肉团也可以在这边好好吃东西。

    不过陆念安没想到的是,两人来到这边之时,这里已经被人占了。

    那是一个七岁左右的小孩,他就坐在亭中的长凳上,和念安一样,他穿得也比较正式,一套小礼服,领口打了一个领结,头发也稍微弄了一点样式,他长了一张过于白皙的脸,看上去总给人一种病怏怏的感觉。

    可是念安知道,这个人绝对不是像他表面上看上去那么弱不禁风的,而他来苏家,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这个家伙。

    念诚从小到大最怕的就是两个人,一个是他家老爸,另外一个就是苏慕表哥的儿子,苏天沫。

    他家老爸还好,虽然有时候板着脸怪吓人的,但是他知道爸爸不会做伤害他的事情,可是这个苏天沫就不一样了,他身上总透着一种危险,好似随时都会上千来揍他两拳,这种危险让他不知不觉的就感到害怕。

    所以,当看到苏天沫在这里之时,他急忙躲到哥哥身后,如果没有哥哥在这里,他肯定吓得当场就跑了。

    苏天沫原本正坐在长凳上趴着栏杆看落日,无意间听到脚步声,他转头看到来人,双眼顿时就眯了眯。

    念安看到苏天沫在这里也觉得晦气,不过他不想跟他再生矛盾,遂准备带着念诚离开,却不想还未来得及转身就听到苏天沫冷冷道:“这么没有礼貌,看到我在这里都不打招呼么?”

    说话间他已经从长凳上站起身向到他们走了过来,念诚一看到他靠近,拉着哥哥衣服的手也不由得紧了紧,声音中透着紧张,“哥……哥哥,我们……快……快走吧!”

    念安知道念诚怕他,便下意识的伸出一只手背到后面将他护着,望着苏天沫走过来,他语气中透着不削,“要说打招呼,也该是你先打招呼吧,我和念诚可是你的长辈。”

    “长辈”这两个字最是让苏天沫受不了,他放在身体两侧的双手紧了紧,说话的语气中已然透着愤怒,“辈分是大人们说的,按照长幼顺序,你该叫我一声哥哥。”

    念安不想跟他胡搅蛮缠,也不再搭理他,拉着念诚的手就要离开,苏天沫却疾步走上来将他狠狠一推,念安手中本来还拿着盘子,盘子里有念诚喜欢吃的东西,此刻被他这么一推,他的手一时间没拿稳,那盘子便直接摔在地上,里面的食物也尽数掉了出来。

    食物被浪费之后念诚最是心痛,念安转头看去,果然见念诚一脸心疼的望着那掉在地上的东西,一张小脸可怜巴巴的皱起来,念安这时也不由愤怒起来,恶狠狠的等着苏天沫道:“你想做什么?”

    “叫我哥哥,叫了就让你们走!”

    念安也有着他自己的脾气,这世上除了爸爸的强硬他会接受之外,其他的人对他强硬他一概不理。

    “不叫!”念安冷声向他道。

    苏天沫见他跟他对着干,更是气得不轻,直接在他肩膀上狠狠一推,“必须叫!”

    念安也不是吃素的,被他这么一推,他也冒火了,立刻便还了他一把,冲他大声吼道:“我说了我不叫!”

    一来二去的,两人便开始推搡起来,推了几下之后苏天沫直接伸脚将陆念安一绊,趁着他重心不稳之时一把将他摔在地上,再趁着他还未来得及爬起来之时,直接骑在他身上,拳头往他身上砸去。

    念诚在一旁看到自己哥哥被揍了,一时间也顾不得害怕苏天沫了,急忙走过去想将苏天沫拉起来,一边拉一边大声叫到:“不要打我哥哥了,你走开!别打我哥哥!”

    苏天沫被他弄得不耐烦,索性直接拽着他的肩膀将他往一旁一推,念安毕竟年纪下,被苏天沫这么一推,他便直接摔在地上。

    被摔在地上的念安简直快要痛死了,可是他现在又顾不得疼痛,从地上爬起来便要去帮哥哥,念安见状,生怕苏天沫被念安惹烦了会直接过去教训他,眼看着他就要跑过来,他便急忙冲他吼道:“念诚你快走!快走听到没有!”

    听到哥哥这么说,小家伙脚步一顿,他皱着一张小脸,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念诚犹豫了一会儿也知道自己是打不过苏天沫的,干脆直接转身去搬救兵了。

    陆寒霆和木小柔此刻正跟陆寒霜和苏慕夫妇站在一起说话,念诚哼哧哼哧的跑进来,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便拽着老爸的裤腿道:“爸爸……苏天沫那个大坏蛋又在揍哥哥了,你快去救他啊!”

    在场众人听到他这么说也都愣了愣,苏天沫和陆念安自小就不和,基本上一见面就打架,却没想到在这样的日子这两个小家伙也能打起来。

    几个大人也来不及多想,问明白了地点之后便急忙向东面的凉亭处赶去。

    苏家是军人世家,苏天沫从小就被爸爸和爷爷地狱式的训练,而陆寒霆对陆念安的训练也不差,所以这两个人算是不相上下的,几个大人赶过来之时两个小孩脸上多少都挂了点彩,可即便如此,两人依然是不依不饶的,你一拳我一拳往对方身上狠揍。

    陆寒霆远远看到这两个人便不由得拧了拧眉头,冷声道:“住手!”

    打得如火如荼的两个人一看到有人向这边过来,这才停下,陆寒霆走到近前,将陆念安上上下下的看了一眼,声音冷得渗人,“怎么回事?”

    念诚生怕老爸会责罚哥哥,急忙走到跟前,仰着小脸一脸焦急,“是苏天沫那个大坏蛋先动手打哥哥的。”

    陆寒霆冷冷瞪了他一眼,怒声吼道:“老子没问你,一边去!”

    陆寒霆这么厉声一吼将念诚吓了一跳,那小身板也不由自主的抖了抖。

    在这样的日子,陆家未来当家人和苏家未来当家人竟然发生互抖,再加上今天这里又来了不少人,两家人弄得这么难看显然已让不少人看笑话了,陆寒霆生气也是可想而知的,木小柔也怕念诚不懂事更惹得他老爸生气,急忙将他拉过来,小声冲他道:“爸爸没问你,你别插话知道么?”

    爸爸刚刚那么吼他,念诚简直委屈得不像话,此刻被妈妈拉到怀中他便不由自主的红了红眼眶,声音也嗡嗡的,“知道了。”

    陆寒霆黑沉着脸的样子的确挺吓人的,念安刚刚打架斗狠之时的戾气全然不在,此刻只低垂着脑袋,声音也小了许多,“他让我叫他哥哥,我不叫,他便揍我,我又不甘心被他揍所以就打起来了。”

    一旁的苏慕听到他这么说,顿时也皱了皱眉头厉声冲苏天沫吼道:“是这样的么?”

    苏天沫也低垂着脑袋,可是他的眉梢和眼角却没有任何要认错的意思,“是这样!”

    苏慕被他给气个半死,声音更是冷了几度:“给表叔道歉!”

    苏天沫抬头望着他,一字一句说得格外认真,“我不道歉,我比他年长,他是该叫我一声哥哥。”

    被儿子这么呛声,苏慕一时间怒不可遏,抬手便要向他打去,木小柔急忙上前拉住他道:“算了,并不是天沫一个人的错,念安也有不对的地方,如今还有客人在呢,这件事就先放一放吧,本来小孩子之间的打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木小柔说得很有道理,苏慕也慢慢收了怒意,只是看向苏天沫的目光中依然带着冷意,“去房间里给我跪着!”

    苏天沫被罚跪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听到爸爸这么说他倒是非常淡定,直接转身离开了。

    苏天沫离开之后陆寒霆也满面寒意的向陆念安道:“让李明叔叔送你回去,回去之后就到阁楼上好好反省,没有我的允许,不能出来。”

    到阁楼上被关小黑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陆念安也很淡定,当即便乖乖的点了点头道:“是。”

    两个小孩的事情只是一个小插曲,苏太太陆寒霜的六十大寿生日宴照样办得热热闹闹的,不过在宴会上木小柔便一直记挂着念安的事情,此刻宴会散了,一家人坐着车回去,木小柔便忍不住冲陆寒霆道:“你也关了念安这么一会儿了,回去之后就将他给放了吧。”

    坐在副驾驶上的陆寒霆双腿优雅的交叠,双手放在大腿上揉搓着,就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一般,依然凝眉沉思,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木小柔被他的样子给堵了一下,她也知道陆寒霆的臭脾气,当下也不敢再多话了。

    可是从姑妈的生日宴上回来的念诚却一直放心不下哥哥,在念诚的理解里,哥哥被关起来了就不能吃饭,不能吃饭肚肚就会饿,肚肚饿了就会难受,所以他认为现在的哥哥一定很难受,而他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趁着大家都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打开自己的小仓库,里面放了他平时最喜欢的零食,平时爸爸妈妈严格控制着他的零食,所以他只能将零食偷偷藏起来,等他们没注意的时候再吃,这些可都是他的宝贝,可是为了拯救一下哥哥的肚肚,他也只能忍痛割爱了。

    念诚想得没错,因为陆寒霆打过招呼,所以念安回来被关在阁楼上之后便没有人来给他送吃的,到这个点倒是真有点饿了。

    这阁楼其实就是一个堆放杂物的地方,里面有沙发还有椅子,他被关在里面的次数多了,为了防止自己无聊,还悄悄的藏了一本书,所以被关在里面,可以看书打发时间,倒并不觉得多痛苦。

    看了这么一会儿他也有些疲倦了,忍不住揉了揉眼睛,却突然听到门上响起敲门声,然后是念诚软糯糯的声音,“哥哥,是我,我可以进来吗?”

    念安有些疑惑,却还是轻声应了一句:“进来吧。”

    念诚便垫着脚尖将门打开,生怕动静太大了被人听到,他进来之时关上门的时候也是格外小心翼翼。

    将门彻底关上了,他便撒着小短腿跑到哥哥身边,将藏在衣服里的零食抖出来放在哥哥前面的桌子上,一张小脸笑得灿烂如花,“这是我偷偷藏了的,哥哥不要告诉爸爸妈妈额。”

    念安目光在面前琳琅满目的饼干上面瞟了瞟,眼中闪过一抹异样,却是又淡定的收回目光冲他道:“爸爸没允许我吃东西,快拿走吧。”

    念诚已拿起一块饼干帮他剥开递到他的嘴边道:“我偷偷拿上来的,爸爸不知道,哥哥快吃吧,我知道你饿了。”

    念诚的目光中带着浓浓的期待,或许是他期待的眼神让他动容,或许是真的饿了,一向高冷的哥哥果然凑过来就着弟弟的手将饼干咬了一口,哥哥吃了他的东西,念诚很高兴,又将饼干冲他递过去一点,念安本来想伸手接过来的,却没想到他还未来得及抬手念诚便直接将整块饼干塞到他口中,然后兴致昂扬的再给他剥另一块。

    念安:“……”你以为所有人吃东西都是跟你一样的凶猛么?

    不过虽然心里这么腹谤着,可是念安还是兴致勃勃的将弟弟塞到他嘴里的饼干全都吃了下去。

    在念诚偷偷给哥哥送东西的时候木小柔也正跟陆寒霆商量着给念安送些饭上去。

    “念安也关了这么一会儿了,他纵然有错,受罚是应当的,可是也不能饿着受罚吧,念安本来就长得瘦了,再饿了一点……”

    她在他跟前唠叨陆寒霆看文件也看不下去了,索性将文案向一旁一丢,一边揉额头一边道:“行了行了,我跟你一起去给他送点吃的。”

    固执老公终于松口了,木小柔别提有多开心了,直接奔过来搂着他,在他脸上送上香吻一枚,笑道:“就知道你最好了。”

    陆寒霆被他磨得立马就来了兴致,可是想着儿子还在挨饿,就先放过她一马,却还是不甘心的在她身上揉了揉,恶狠狠的道:“知道我最好,等下就好好在床上回报我。”

    木小柔却是嗔了他一眼:“怎么尽爱说这些话?!”

    念安已经吃了好几块饼干了,念诚看哥哥吃得那么开心的,也忍不住跟他一起吃,一边吃一边对着哥哥嘻嘻笑,念诚觉得这个小肉团越来越傻了,他有时候都要怀疑他们到底是不是一个爹妈生的,怎么智商差这么多,而且他嘴巴上沾了那么多饼干渣子还不知道,念安看得只皱眉,忍不住伸手帮他擦了擦,嗔道:“吃得一嘴巴都是,恶不恶心啊?”

    被哥哥这么训,念诚一点都没有生气,反而仰着嫩嫩的包包脸冲他嘻嘻一笑。

    念安:“……”

    两人正吃得开心却突然听到门上响起敲门声,然后是爸爸的声音,“我进来了。”

    两人浑身一僵,也顾不得吃了,情急之下,念诚急忙将饼干连着袋子一起往衣服里一塞,而念安也帮着他将一大桌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塞到他衣服里,所以当陆寒霆开门进来的时候便看到两个小东西这手忙脚乱的情景。

    看到爸爸妈妈一起进来,两个小东西就像是被雷劈到一般,双双瞪着大眼睛向二人望去,念诚一边将饼干咽下去,一边一脸认真的冲两人道:“我……我没有偷偷给哥哥送东西。”

    念安:“……”他怎么有这么傻的弟弟。

    对于突然进来撞破了哥俩的小秘密木小柔和陆寒霆都有些囧,木小柔向陆寒霆看了一眼,又向哥俩那如出一辙害怕被责罚的面容上看了一眼,轻咳一声道:“我什么都没看到。”一边说一边偷偷给陆先生打眼色,陆先生皱了皱眉头,却也是一脸理所当然道:“我也什么都没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