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趣阁 > 科幻小说 > 斯坦索姆神豪 > 正文卷 第841章 通牒(1更)

正文卷 第841章 通牒(1更)

 热门推荐:
    远水救不了近火。

    不论哪个种族都有着类似的典故。

    就算萨尔不是太懂什么叫经济学,他也知道部落面临着绝境。

    一面是十万大军不得不继续围着陶拉祖那边的天灾要塞,一面是几十万难民在菲拉斯坐吃山空。

    局势已经恶劣到无以复加。

    倘若不是钢铁部落每个月都会带兵带武器甚至自带干粮过来,以部落那糟糕的粮食供应和运输,早崩了。

    作为代价,【钢铁部落】提出的要求,萨尔不得不接受。

    那边神秘首领传来的原话是这样的:“我们处于一个即将崩溃的世界中,这里没有未来。我们一直对同胞予以无条件支持,最大原因就是希望能钢铁部落能来到这个艾泽拉斯世界。”

    唯一安慰萨尔的地方,就是送来的除了士兵,还有同等数量的难民——看上去跟‘我们的世界(德拉诺)’毫无区别的兽人同胞。

    这又反过来加重了新奥格瑞玛的负担。

    原始的兽人,给他们一片猎场就能自己搞定一切,生死各安天命。

    如今的部落,更讲究大兵团作战,彼此联系更紧密,如果大酋长需要一支来之能战的部队,大酋长就必须提供更多的东西。

    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

    当萨尔说出让沃金带手下去羽月要塞对开海里打鱼的时候,沃金说话都不利索了:“大酋长,你,那个,那里的联盟舰队会不会……”

    萨尔凝望东方,那个有着神秘笑容的人类首领,就在山峦后方两百公里的那座充满诗意的要塞里。

    “我见过麦当肯*斯坦索姆一次,他是个非常有想法的年轻首领。聪明,不迂腐。很遗憾,我跟他交谈后真切知道,联盟是不可能放下与兽人以及巨魔的仇恨。”

    萨尔说到这里时,沃金的眼眸黯淡了一下。暗矛巨魔严格意义上跟东部王国大陆的巨魔早就不是一回事。真要数起祖先,暗夜精灵的先祖也是巨魔呢。

    可惜在大部分人类和高等精灵眼里,巨魔就是巨魔。

    萨尔继续说道:“令我感到意外的是,麦当肯对‘规矩’这种东西,相当坚持。”

    “规矩?”

    “对!特别是他自己定下的规矩。”

    沃金摊了摊手,示意萨尔请继续往下讲。

    “从前年开始,联盟不得不一口气完成了对黑翼之巢、熔火之心和安其拉神庙的讨伐,数次大规模战争,令他们的资源与人力面临枯竭。与此同时,还有纳克萨玛斯摧毁联盟各国的粮产基地,这让现在的联盟根本无力发动一场剿灭部落的超级大战。”

    沃金接口:“所以联盟就想出用构造区消耗部落的办法?”

    “对!之前我还不是太确定。现在看来,联盟是真的高明。”萨尔嘴角竟有了笑意:“联盟和部落注定不能容下彼此,也不会影响我试一下,所谓的临时盟约有多坚固。我记得,我们签下的互不侵犯条约,是直到纳克萨玛斯彻底覆灭为止吧?”

    “没错!”

    “那就让我们试试麦当肯到底是人类口中的伪君子还是真小人吧。”

    黑暗之门11年12月,天寒地冻。

    当麦当肯滚回去斯坦索姆城过冬,在自家公爵府卧室里用深入浅出的方式教卡莉娅如何打井时,突然听到了过万巨魔跳入海里捕鱼的消息。

    他连忙跑去联络羽月要塞守将珊蒂斯*羽月。

    “没有驱逐那些巨魔吗?”

    “我们驱逐了,我们说这是我们的领海,巨魔说他们没看到边界的牌子。接着不管我们的战舰和潜艇,继续以各种原始的工具捕鱼。”魔法镜像中的珊蒂斯一面气恼。

    麦当肯一阵哑然,好几秒才反应过来:“真有你的,萨尔!”

    这时代里,国界什么的就是很模糊的玩意。

    就算是野猪人在荒地上随便立个架子,上面放个骷髅,也可以说这是自家地盘。

    至于别的种族认不认,往往就是拳头大的说了算。

    部落起初把边界扩到灰谷旁边就是这个理。

    地界况且如此,更不要说【领海】的概念了。

    不是吹的,就算有,也多的是办法。

    我说这海区是我的,你说【自由航行权】。

    什么经纬度定下经济海权,笑话,人家部落压根就没经纬度这概念。

    麦当肯得知巨魔一个都没跑上岸,更别说靠近羽月要塞了,那么理论上就不能说是侵犯了联盟的地盘。

    不知为什么,麦当肯就想起某家的彪悍渔民跑去岛国那边捕鱼,船是在人家的海防线外面,只不过是冲到海上自卫队的警戒线附近,一个华丽丽的甩尾,把二十公里长的渔网给顺着洋流荡过去,一网下去,鱼子鱼孙都捞干净了。

    “该死!成千上万的巨魔和兽人都在往海里跑,把羽月要塞对开海底的珊瑚礁搞得一塌糊涂。盟主,我们就不能开火吗?”珊蒂斯怨气十足。

    “这个……还真不行。”

    切断跟珊蒂斯的通讯后,在王座会议,麦当肯对其它国家和种族的首领有着同样的说法。

    “即便是临时的互不侵犯条约,那也是联盟全体成员的意志。如果一个以秩序来维系的组织,首先打破了自己定下的秩序,那么天下间就没什么盟约可信了。分裂的暗痕,会扎根在我们每一个首领,每一个将士,每一个平民的心里。”

    “这不光是做给我们自己人看的,也是告诉将来可能加入联盟的国家和种族,联盟是一个真心希望做到公平公正的跨国跨种族组织。”

    一番话,堂皇而大气,说得一众大佬无法辩驳。

    没错,临时队友也是队友。

    当联盟像丑国一样动不动就卖队友,卖小弟,你在强盛时还好,一旦露出衰弱的迹象,那就是所有队友一起要你死了。

    吉恩抬头:“那我们怎么做?”

    “给部落最后通牒,让他们滚!”

    暗矛巨魔集体捕鱼的第二天,萨尔不算意外地迎来联盟的使者达里安。

    “我方对部落的战力深感失望。请陶拉祖地区的部落大军立即让出足够的战斗空间给联盟。联盟将在两日后发动对纳克萨玛斯构造区的决战,预计三天内结束战斗。”

    萨尔的心猛烈一跳:“那么按照部落跟联盟之前的约定……”

    达里安一个立正,庄重地宣告:“我们双方的互不侵犯临时盟约,将在纳克萨玛斯最后一个首领倒下的那一刻起失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