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 > 正文卷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白龙和祖龙(求订阅)

正文卷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白龙和祖龙(求订阅)

 热门推荐:
    “世界是多么的美好呀!”

    “死后混沌一片,再无任何感知。”

    “一切烟消云散时,诸多往事只能留于他人心中成为遗憾。”

    “你不想想自己,你还有父母,还有师傅吧?”

    “你出生不凡,实力也不浅,应该还有诸多心愿没有实现,若是活下来,或许以后能看到一些不一样的风景!”

    “再说了,你不能主动去见亲戚朋友,你亲戚朋友能来昭陵看你啊!”

    “说的没错,昭陵之中元神印记长存,但凡元神探入,就有再度相会的可能。”

    ……

    介于龙魂对炼丹的药性没有丝毫作用,唐皇又下达了命令,长孙无忌等诸多文官不得不动用口舌。

    肉身被击溃不仅难于复原,大唐朝廷也不会给与复原的机会,这条白龙陷入了身死魂灭的念想。

    若没有天仙界和地府秘境的接引,又并非在特定的时刻圆寂,大修炼者元神也只是孤魂一个,时间过去便是灰灰湮灭。

    此时显然没什么地方安置这条龙魂。

    听得昭陵的环境,需要一辈子禁锢在昭陵中过完阴魂的一生,辩机更是觉得自己死了比较好,免了以后遭罪。

    他元神禁锢虽然被除,但辩机并没有遁出龙魂,只是静静残存在破败的身躯中。

    “都想想办法,你们也来试试!”

    一番口水吐尽,长孙无忌只觉没有丝毫用处。

    他对徐茂功等武将招了招手,这让一众武将一脸不乐意的围到了大鼎附近。

    “我只擅长砍死人,从来不擅长劝死人求生”尉迟恭闷声道。

    “大秦时代有一种衍龙的黑暗秘术,可以将龙魂植入人类身体中,而后慢慢达到人龙合一,实现龙类的另外一种活法”徐茂功迟疑道:“我正巧学过其中一道残篇,只是不知他愿不愿意换个身体。”

    “还有这种秘术?能成吗?”

    “应该有一定的成功率,不过你也知道这是残篇,我又只是扫眼过了几遍,若是操作时发生残腿残手残胳膊会很正常,出现点聋哑毛病也控制不住,还有就是我保不住他的修为,他从此会成为一个普通人。”

    “他眼睛又闭上了。”

    徐茂功的信息刚刚让白龙勉强睁开眼,闪过一丝希冀的目光,随即又闭了回去。

    这让长孙无忌张了张嘴,不免有着嘘唏。

    “长孙大人,一时三刻时间将近了”来济提醒道。

    “时间将近能怎么办,你们倒是想个办法”长孙无忌吐槽道:“这是皇上交代的事情,让我们尽力完成!”

    “我们这是尽力了啊!”

    “主要是他不想活!”

    “我看他还是想活,只是失去太多让他没了活的想法!”

    “做错事情就要付出代价!”

    “一般人敢对公主做出如此行径,早就凌迟诛九族了!”

    “他煮熟的下场倒不比凌迟差多少。”

    ……

    众文武官员议论纷纷,眼见白龙元神的神魂消逝也毫无办法。

    只要一心想死,谁都拦不住,何况是这种重伤者。

    打死对方容易,救活对方却是一桩难事。

    即便大唐最好的医生在此处,也只能摇头叹息给对方盖上一块白布。

    “除非能给他一具完整的肉身!”

    “要么就给予他一处合适的修炼环境之处!”

    “你们那不是废话,咱们哪能满足这种要求,昭陵那种圣地都被这头白龙嫌弃了。”

    长孙无忌和褚遂良一人总结了一句,而后又被没头脑的薛万彻喷了一嘴。

    这让众人一时陷入沉默。

    但薛万彻口中的圣地倒是让李鸿儒想起了一处地方。

    吐浑圣山的湖心岛勉强也算一处上佳之处,那头老龙身体被盐化后都还残存着金龙之魂。

    这座圣山当前已经塌陷,但李鸿儒觉得还能勉强用用。

    若是那儿适合龙类生存,在那处湖心中搭个窝也没问题。

    李鸿儒没弄明白老龙是靠什么活下来的,但他觉得辩机可以试试。

    “你要不要去那儿过日子?”

    李鸿儒解释了两句,随即问向化成白龙的辩机。

    “那是祖龙坐化之处,我们这些不肖子孙没有资格前去!”

    沉默许久,空气中才震荡着白龙的声音。

    这是辩机被击溃后的首次发声。

    他的声音让众人脸上微微一喜,但随后的话却让众人不免叹声。

    “那并非洞天福地之处,即便将我临时封印投入到那儿,我出来后依旧会死。”

    “那就可惜了!”

    李鸿儒微微摇头。

    他摸了摸小乾坤袋,手掌一翻时掏出了自己的纪念品。

    手中应龙珠依旧,这件数年前的战场神器对现在而言则是一件废品。

    龙种马不断退化,应龙珠宛如屠龙之技,难有了什么用场。

    只是对照眼前的白龙,李鸿儒不免也有嘘唏。

    这是他所见的第三条龙死亡。

    这种死亡与人类的死亡不一样。

    龙的身体强横,实力也强大,数量稀少。

    这让李鸿儒有点面对稀有濒临生物死亡一般,心中不免有几分可惜。

    但想到长生药,除了嘘唏,李鸿儒也只能‘死道友不死贫道’,看着对方生命不断流逝下去。

    他更是决定自己在后续的长生药中步步小心,避免可能遭遇的陷阱,免得落到辩机一般的下场。

    “明珠?”

    弥留之际,白龙头顶点点金光溢出,部分飘散时也显出了对方的龙魂。

    他环视周围一众让他陨落的仇人时,神魂之中似乎有什么在响荡。

    这让他将凝视看向了李鸿儒右手捏着的一颗珠子。

    对人类而言,那只是一枚金色的珠子。

    但对龙而言,那是另外一种份量。

    每一条修行有成的龙项下处都有一颗明珠。

    或大或小,或浅色或白色。

    而落到眼前这种金色,白龙追思时只能想到创建天地龙门规则的祖龙。

    一跃化龙,是虫是龙都由自己努力决定。

    这是与仙庭成仙不一样的规则,只要足够强,鱼便能化成龙,从此遨游四方。

    他看向自己的项下。

    在白龙的项下处,那只是光秃秃的一处颌骨。

    没有明珠。

    他缺少了属于正统血脉龙族的标记,更是缺乏动用龙躯的力量。

    倘若要他呈现出龙躯,也就唯有重伤又或死亡的那一刻。

    白龙难以清楚摘自己明珠的观自在菩萨到底是救他还是害他。

    在这趟生死劫难中,他最终没能躲过去。

    “祖龙!”

    白龙喃喃,发出了濒临消失时的低低声音。

    神思恍惚之间,他似乎看到了一条带翅膀金龙横空的怒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