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趣阁 > 穿越小说 > 明末凶兵 > 章节目录 第534章 破阵之法

章节目录 第534章 破阵之法

 热门推荐:
    第534章破阵之法

    另一面,张存孟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他的脑袋都快裂开了,两波攻势,连着炮灰在内,竟然折损了一万六千多人,这才刚开始,就损失如此严重。如今砸锅卖铁才凑出几万大军,要是这么折损下去,别说六七万人,就是六十万人也不够损耗的啊。在没有找到有效应对方法前,张存孟果断的选择了撤退,明知道官兵阵法威力无穷,还继续硬着头皮上,那不是勇敢而是傻蛋。

    一天战斗结束,农民军军营中气氛变得压抑起来,白天的战斗,打得流寇头皮都要发麻了,短短一天时间里,折损一万多人,尸体到处都是,几乎充满了安塞平原。莫说是人,就是上万头猪,这么多尸体,也能组成可怕的炼狱了。硝烟弥漫,散去于夜色,而心中的硝烟终究消散不了。

    张存孟坐在大帐中,十几名大头领们沉默不言,军事会议已经进行了有半个时辰,大家讨论了很久,依旧拿不出有效的应对方法,这个时候,一名头领信心不足道,“张头领,要不我们夜袭官兵的大营?经过一天恶战,官兵估计不会有什么防备。”

    那头领话音刚落,张存孟就嗤之以鼻的笑了笑,“愚蠢,官兵虽然恶战一天,但实力并没有受损,大胜一场,士气旺盛。那些人也是诡计多端,他们会不做防备,任由我们夜袭?哼,夜袭的念头就不要有了,以现在的情况,去多少死多少。而且夜袭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想要赢得这场胜利,关键在于如何从正面打垮官兵。”

    张存孟看得非常透彻,正面扛不住压力,一切的阴谋诡计都是小打小闹。而且,刚刚大败一场,士气低落,人心惶惶的,这个时候还想着冒险夜袭,不是找死么?总之,张存孟不会做这种蠢事的。被斥责一番,头领们面面相觑,神情狼狈,面带羞惭。

    帐中有些沉默,片刻之后,另一名大头领站起身说道,“大公爵所言极是,如今这种局面,我们所有的目标应该是正面破敌。今天,我观察了许久,官兵的大阵之所以厉害,就是因为不断移动,无法固定攻击,而且八方矩形阵相互掩护,变化多端,让人防不胜防。我觉得,我们要破阵,首要任务不是击垮对方,而是限制其中的变化,例如让人无法毫无顾忌的移动,只要限制了对方移动,再集中攻击,逐一击破。”

    这名大头领的话让人耳目一新,张存孟眉头一皱,终于露出了一点笑容,“不错,纵观全局,对方真正厉害的地方就是其中的变化,火枪配合骑兵,长枪盾牌正面防御碾压,如果真的能限制其中的阵型变化,说不定就能破阵了”。张存孟是相当聪明的人,他思索一番,展眉吩咐道,“立刻让人去林中多砍伐木料,一些易燃引火之物也要多准备,明日我们就弄一座火焰山,看看官兵还能怎么办,明日之战,就要跟官兵一决高下。”

    这一刻,张存孟仿佛找到了制胜的法宝,困扰许久的问题终于解决。那些晋北边军,真以为拿他们没有办法了?张存孟这里发出命令,自有许多农民军士兵去砍木头。经历过一场恶战,士气低落不说,许多农民军士兵疲累不堪,大晚上的却被弄去砍木头,也是颇有怨言。好在石桥据点以西二十里处的河边就有大片葱郁的松树林,砍木材的话很方便,谁也不知道大晚上砍木头做什么,普通的农民军子弟也只是敢怒不敢言。

    弄出这么大动静,肯定瞒不过官兵眼线的,负责在周边打探的斥候赶紧将这里发生的异常情况传回去。两名斥候兵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流寇的动静,农民军士兵进了林子就开始砍伐,一时间宁静的林子中叮当作响,斥候兵怕被发现,躲在很远的地方。盛夏时节,夜晚的森林中潮湿闷热,蚊虫非常多,这一带靠近延水河,湿气更重,趴在灌木丛中,脸上难受的很,却不敢动弹,“这些贼子到底在干嘛,大晚上为什么砍木头?”

    “别管那么多,小心盯着便是,这恼人的虫子真多,娘的,咬死老子了”另一名斥候摸摸脸颊,被咬了好几个疙瘩,以前趴在冰天雪地里,也没有如此难受过。

    张存孟应该庆幸没有同意夜袭计划,以铁墨等人的谨慎以及周边布防的暗哨,流寇只要敢发动夜袭,八成会被半路围杀。铁墨还是非常想小心的,第一天的战斗虽然顶了过去,但是接下来的战斗就没那么轻松了,张存孟是个非常难缠的家伙,第一天试探性攻击就损失严重,他要是不报复,就见鬼了。

    铁墨不睡,海兰珠自然要陪着的,时至半夜,营中越来越安静,巡逻队护卫大营,偶尔可以听到微弱的虫鸣,一名斥候兵在巡逻队的带领下急匆匆的来到帅帐,“督师,流寇那边有异常情况,亥时不到,就有两千多人的流寇去了西边丛林,大肆砍伐木料,千总怕对方要夜袭,特遣小的赶紧回来通报。”

    铁墨本来有些疲累,想要和衣休息,听到这番话,顿时睡意全无。海兰珠也是一脸莫名,流寇砍木头做什么,就算夜袭,要木头做什么?铁墨揉揉额头,以他多年的领兵经验来看,流寇肯定有什么计划了。弄那么多木头能起到什么作用呢,这就是张存孟想出来的应对方法?会不会是火攻呢?

    铁墨不得不这么想,否则弄那么多木料就咩有意义了,就算准备投石机等器械,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完成的。啧啧,这个张存孟果然很聪明,采用火攻限制八卦阵的运转,缺少了变化之后,八卦阵的威力就大大降低了。铁墨可不是那种等死之人,既然张存孟已经出招,他也得想办法应对才行,没奈何,只能下令将诸将重新召集起来。

    一刻钟后,分布在大营各处的千总以及将军们全部来到了帅帐,众人全都一脸疑惑,一开始还以为是敌人夜袭了呢,结果急匆匆的冲出来,营中却安泰的很。铁墨抬手示意众人坐下,不慌不忙的说道,“刚刚探子那边传回来的消息,流寇正在大肆砍伐木料,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天亮后要进行一场恶战了。流寇砍伐大量木料,八成是要搭建火墙,打乱我们的部署。”

    大家都是统兵多年的沙场老将,稍微一寻思,就明白了其中的可怕之处。八卦阵威力无穷,变化多端,可要是真的遭到大火阻挡,威力必然大打折扣。无法顺畅运转,缺少变化的八卦阵,整体防御能力还不如普通圆形阵呢。八卦阵的精髓就在于八方矩形阵以及中间阴阳圆阵以及长蛇阵,总计十一个军阵的变化,依靠着彼此配合提供巨大杀伤力。

    八方矩形阵靠着顺时针移动,横扫八阵之间的空地,这样就等于增加了防守面积。一旦八阵无法顺畅运转,站死了跟别人硬抗,问题可就大了,八卦阵覆盖面积很大,但最大的问题就是八阵之间的空余地带,本来这些空余地带是死地,可阵法无法运转,这些空余地带就不是死地而是生地了。到时候流寇顺着无人防守的空间地带两侧进攻也好,向里边进攻中军也好,总之,非常主动。

    如此一来,八方矩形阵无法配合,连接不起来,就真的是孤立的矩形阵,任人拿捏了。

    周定山可是亲眼看到过白山村惨败经过的,张存孟就是靠着这一招逐一击破,一点点蚕食圆阵的,所以他比任何人都要焦虑,“督师,如果真是如此,我们怕是要有大麻烦了。”

    “定山所言甚是,我也是有此担忧,白山村一战已经给了我们足够的教训,若是还是按照原来的计划走,恐怕要重蹈覆辙了。所以,我决定,要做好矩阵集结的准备,另外,骑兵从矩阵中抽出来,至于中军等待时机,总之,不管怎样,绝对不能崩。流寇毕竟有着兵力优势,一旦让他一点突破,很可能会势如破竹。”

    铁墨远没有之前的轻松,战争就是如此微妙,很可能一个小小的细节,就能影响到全局。

    看上去自己这边士气高涨,牢牢地把握着主动权,但实际上战士们的心都绷得紧紧的,只要一根弦断掉,接下来就是潮水般的退却。八卦阵就是士气的核心,阵型不乱,这口气就能顶下去。铁墨要将骑兵抽出来,周定山自无二话,几名千总也是面色沉重,华子清出言道,“督师,另一个问题我们也要防着点,昨日连战,流寇愣是没有动用弓矢,末将怕他们憋着什么损招呢。”

    铁墨暗自点头,这确实是怪事一件,八方矩形阵早就做好了应对敌方箭矢的准备,阵中预备了许多轻便的木板,用来抵挡箭雨非常合适,结果等待了许久,流寇都没有动用箭雨攻势。想到此处,不由得看了看旁边的周定山,“如果没有料错,这些箭矢是给我们骑兵兄弟准备的。这个张存孟,当真非常人啊,昨日折损那么多兵马,愣是不耗费半点箭矢。所以,接下来一定要约束好骑兵,不得命令决不能冲出大阵,给对方可趁之机。”

    周定山以及几名将军一脸凝重的点了点头,到了这个时候,谁也不敢小瞧流寇。一场紧急议事,持续到卯时才结束,埋锅造饭,片刻之后,便迎来了新的一天。黎明的朝阳刺破云层,营中士兵开始向安塞平原进发,斥候早已经传来消息,沉寂一夜之后,流寇再次从东西两个方向夹击而来。

    新的战斗到来,每个人都有了心理准备,这一次的战斗会更加残酷,谁也无法保证最后就能活下来。大战来临,谁也无法置身于外,铁墨依旧立足中军。

    八卦阵重新组建,骑兵被抽回,于中军外围集结,形成了长蛇阵一环。张存孟对今天的胜利可谓是势在必得,他并没有打算给对方太多的时间,在他看来,官兵并没有什么变化,矩形阵依旧眼神四周,八方大阵演化着无穷杀意。受到之前的教训,流寇学乖了,建议板车载着许多木料,士兵们在前边举着盾牌,如此一来,所谓的火箭箭雨就没那么大威胁了,如果能帮忙引燃板车木料,反而省事了呢。

    为了这一天的战斗,流寇做了充足的准备,一车车木料挡在前方,数都数不清。随着张存孟一声令下,两千多名农民军敢死队带着木料板车开始往前冲,其中还有不少炮灰兵顶在前方。总共五千人的兵马,他们唯一的任务就是冲进阵中,组成一道火墙,当然,这些人活下来的可能性不大,即使点燃了火墙,他们也很难撤出来。但是张存孟不在乎,只要成功制造一条火墙,那官兵的阵型就遭到了破坏。

    与此同时,八卦阵中心位置升起一个想小小的热球,热球其实就是简易的热气球,上边挂着一面镜子,镜子用竹竿撑起,下方还有一面镜子,采用的是潜望镜原理,只要升高十丈,就可以通过镜子纵览全局。整个八卦阵太大,从中心长蛇阵,到八方矩形阵外围,相距有三里地,如此遥远的距离,想要看清楚远方的情况,太难了,从镜子中看去,远方的人就像一群黑压压的蚂蚁。

    不过铁墨还是能大约看清楚远方的情况,当第一处火光燃起,他就知道自己最不想看到的一幕发生了,张存孟果然是做了充足的准备。

    流寇携带木料,悍不畏死的冲锋,矛头直指地阵与风阵之间的空地,此时八卦阵开始运转,但是这些流寇根本不惧死亡,两千多名炮灰军横成两排,用肉体去撞击地阵防御,虽然效果不佳,但就是靠着这短暂的阻挡,另外的流寇已经携带木料冲进去一段距离。华子清负责地阵指挥,一眼就看出了流寇的意图,当即下令到,“放开盾牌,火枪手上前,平射,灭掉这些流寇,决不能让他们点燃大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