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趣阁 > 都市小说 > 至尊保安 > 第一卷 正文 第4095章 长夜

第一卷 正文 第4095章 长夜

 热门推荐:
    亡灵始祖顿时来了兴趣,说道:“是吗?你快说!”元圣说道:“我们可以趁他的内天魔袭击我们其中任何一人时,其他人在外面布阵!阵法将外面所有的天魔之气阻隔,这样,他就无法逃离,也无所遁形。其实就是这么简单,关键的难处就在于,首先我们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布阵。他若是提前知道了我们的计划,肯定不会上当!”

    亡灵始祖说道:“那倒是!”

    元圣接着说道:“其次,这个计划必须一次成功。第一次失败了,想要有第二次,就更是难上加难了。”

    亡灵始祖说道:“本座可以去引他上当,让他带本座陷入内天魔之中。到时候,你们趁机在外面布阵。这个阵法,你能布吗?”

    元圣说道:“这个阵法很难布,但如果有始祖你的帮忙,问题不大!”

    亡灵始祖马上说道:“本座对阵法一窍不通,如何帮你?”

    元圣说道:“亡灵星石和老夫的阵法配合,可以将天魔之气完全阻隔在外面。半柱香内,就是始祖你也无法将天魔之气引进来。”

    亡灵始祖心中顿时有些忌惮。

    天魔之气同时也是他的依靠和仰仗啊!当下,他不免多看了一眼元圣。他当然知道这元圣是条吃人不吐骨头的老狐狸,可不想最后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元圣说道:“始祖不信任老夫吗?老夫命不久矣了,跟始祖你又没有深仇大恨,为什么要害你?老夫只想团结始祖你,然后一起消灭掉太上那帮人。如果老夫将你给害了,老夫岂不是更难对付太上那帮人了吗?”

    亡灵始祖心道:“这倒也是!”但嘴上还是说道:“本座的心思虽然没有你复杂,但好歹还懂个防人之心不可无!你的确没有害本座的理由,可本座还是得防着点。”

    元圣说道:“这样吧,老夫先依靠亡灵星石布阵!到时候,亡灵星石在你手上拿着,有亡灵星石在,没人可以杀掉始祖你,对吧?”

    亡灵始祖道:“你不会在亡灵星石上做手脚吧?”

    元圣苦笑,道:“当初老夫在始祖你身上种下生命种子这件事的确是不对,但当时我们是属于敌对阵营,自然是要多留心眼。如今,一切都已经是今非昔比了。再则,始祖你对亡灵星石是最了解的,老夫到时候有没有做手脚,你自也是能检查出来的。”

    亡灵始祖道:“当初你在本座的身体里做了手脚,本座不是一样都没检查出来吗?”

    元圣说道:“此一时,彼一时也!如今,老夫已经没有了生命天道!自然再没有那样的造化神奇之本事!”顿了顿,又说道:“始祖若还是不放心,也可在老夫的脑域里种下一枚印记或是种子。”

    亡灵始祖眼睛一亮,道:“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

    元圣道:“老夫命不久矣,早无所畏惧了,所以,只要能得到始祖你的信任,让老夫做什么都是可以的!”

    亡灵始祖道:“好,今日你先退下去,等本座炼好一枚种子,再让你服下后,我们再谈其他的合作!”

    元圣说道:“那老夫告退了!”

    之后,元圣离开了静室!

    在这天圣宫里,亡灵始祖没有朋友,他有许多的女人,但没有一个女人是他的朋友。似乎也没有这个必要,看上的人才,全部将其变成天魔傀儡即可,忠心耿耿,且不死之身……

    根本不用担心他们会叛变!

    他对女人有要求,希望她们的灵魂是有趣的,所以没有用天魔之毒来炮制她们。

    但这些女人们也不可能成为他的知心人。

    他最喜欢的一个女人叫做孤月,孤月的修为是造物境八重……

    不过这个叫做孤月的女子性子冷淡而刚烈,至今为止,亡灵始祖也没将其泡到手。

    孤月手底下还有一帮弟子。

    亡灵始祖对孤月爱屋及乌,也给了那帮弟子很好的优待。所以孤月虽然冷淡,但对亡灵始祖还是尽量做到了热情。也不能太过高傲,万一真正惹怒了亡灵始祖,那日子会真的不好过!

    当天晚上,亡灵始祖来到了孤月所在的孤月宫。

    在孤月的寝宫里,亡灵始祖和孤月相对而坐,有侍女奉上热茶。

    之后,孤月挥推了侍女,微笑着道:“宫主今日心情似乎不大好?”

    亡灵始祖苦笑,道:“从那里看出来的?”

    孤月说道:“近三个月里,您的心情都不算好,但今日比以往更甚,感觉您还有些心神不定。是因为那叫白青的小子吗?”

    亡灵始祖道:“原本我们在这个地方,可以说是绝对的无忧无虑了。天下间,没人能伤得了我们。三个月前,那白青突然出现,他的内天魔刚好是我的克星。今日元云仲又说有了克制之法。”

    孤月说道:“那不是大好事吗?”

    亡灵始祖道:“我始终对元云仲是不大信任,可要对付白青,又的确需要他。他说的那个方法,模棱两可,我也担心这其中是不是对我有诈!”

    孤月说道:“这可真是难办了,的确,白青的内天魔让人头疼。而元云仲更是不能不防,他太厉害了。太上道祖那些人都曾经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我有些话说出来您可能不爱听,若论智谋,您的确不是他的对手!”

    亡灵始祖一笑,道:“你肯跟我说这些,足以证明是将我当做了朋友,我听了不会不高兴,反而会很欣慰!”

    孤月说道:“我能有宫主您这样的朋友,那是我的荣幸!”

    亡灵始祖又苦笑,道:“孤月,在这里没有外人,有些话,我也觉得不必要拐弯抹角。你知道我的心意……”

    孤月顿时脸蛋一红,道:“我知道。”

    亡灵始祖道:“我强行将你们带到这里来,一定很让你反感,对吧?”

    孤月说道:“以我的能力,在这样的一个世道里,已经很难保护住我的那些弟子们了。宫主您给我提供了庇护之所,我心里感激不尽!”

    亡灵始祖说道:“但你也可以去往太上他们的秘地!”

    孤月说道:“那里大神太多,我和我的弟子们去了,也是要看人脸色。那里能比得上宫主这里?”

    亡灵始祖心头一喜,道:“当真?”

    孤月嫣然一笑,道:“自然是真!”

    亡灵始祖道:“你这么一说,我就开心多了。”

    孤月接着说道:“至于宫主您的心意,我懂!只是……”

    亡灵始祖道:“但说无妨,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不会生气,并且尊重!”

    孤月说道:“其实我亦不敢应了宫主您。”

    亡灵始祖顿时奇道:“这是什么话?”孤月道:“您的妻妾众多,如今对我高看一眼,无非是还未得到。我也怕,一旦应了您,以后……”

    亡灵始祖道:“我可以发誓,绝不会。”

    孤月道:“我们先做至交好友,等那一天,我完全放心了……当然,宫主您若不愿意,我一切都听您的。”

    亡灵始祖马上道:“诶,不要这样说,一切都听你的安排。在我这里,你会得到永远的尊重。在我心里,你是永远独特的存在!”

    孤月连忙下拜,道:“多谢宫主!孤月……感激不尽!”

    亡灵始祖连忙扶住孤月,道:“不要这样……”

    孤月抬头时,眼眶有泪,是那样的楚楚可怜!

    这一刻,亡灵始祖只觉自己的心儿都要化了,他恨不得将所有的所有都给予眼前的女子。

    两人又重新落座。

    亡灵始祖道:“说起来,人族如今搞成这个样子,我也是有责任的。不过,走到这一步的因果,并非是因我而起。我在其中,不过是顺水推舟。”

    孤月说道:“我明白!您当初要的是死亡之泪,而就算没有您,为了打败元云仲,他们最终也会弄出死亡之泪。”

    亡灵始祖道:“你能明白这点,我就放心了。”

    孤月微微一笑,道:“一切因果,我心中都是明白的。”

    亡灵始祖道:“我自诞生意识到现在终于完全成为了一个人,一直以来,都没有自己真正的名字。别人都叫我亡灵始祖……但这又算得什么名字。你说,我叫什么好?要不你帮我取个名字?”

    孤月一怔,接着就认真思索起来。

    亡灵始祖也不着急,耐心的等待。

    许久之后,孤月说道:“我姓李,全名李孤月。要不您和我一个姓吧?”

    亡灵始祖说道:“那敢情好,不过你不许再称呼我为您了。”

    孤月微微一笑,道:“遵命!”跟着又道:“李长夜,如何?”

    亡灵始祖细细品味,道:“李长夜……李长夜,好,好名字,就叫李长夜!”

    随后,他又道:“不过这个名字有什么由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