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灭诸天 > 章节目录 第862章 融合迷雾

章节目录 第862章 融合迷雾

 热门推荐:
    韩德见沈易没有直接开口,他便又继续说道:“我能感觉的到,沈少你们对于寻找那位老神仙很是迫切,你们不同于我之前见过的那些人。”

    “如果说有人是真的为了寻找那位老神仙而来,或者说真有可能找到那位老神仙的话,那在下觉得这人便非你们莫属了。”

    “实不相瞒,就算在下之前曾经对那三山窟的地形很是小心留意过,自信就算是有这浓雾挡道,只要能给我看到一点参照物,便能够沿路一直走到那三山窟的附近,但是此行在下也对活着回来的机会没有多大的念想。”

    “如果寻找那位老神仙对于沈少你而言并不是必须的话,在下建议不如沈少就这样算了。”

    “就算没有那位老神仙,以沈少你的身份背景,在这世上也绝对能活的很好,属于这世上凤毛麟角的那一小撮人了,实在是没有必要搭上自己性命的危险去追寻那么一丝可能。”

    等到韩德说完之后,沈易并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多做什么解释,他只是一抹储物戒指,从中取出了一株灵草。

    这灵草乃是之前他炼制的那纵横境二重破境丹所需要的一味主药。

    论起价值来,这味主药自然是比那万仞晶的价值来的高出许多。

    韩德便是不懂这灵草到底是什么,也能从这灵草中所蕴含的恐怖的灵力波动上大概判断出来这灵草的价值。

    沈易将这灵草交给韩德,道:“拿这个买你的命,够不够?”

    韩德看着沈易,他大笑道:“多谢沈少!够,自然是够了!”

    说罢,便将这灵草再次递给身后的那名女子。

    那女子收起灵草,像是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韩德一挥手挡了下来。

    韩德道:“不用多说,你们要说的话我都清楚,但是现如今对我们而言是最好的机会,也可能是唯一的机会,拿着沈少给的宝物,你们之后就带着他们一起走吧,寻个普通的地方落下脚,只要未来能够好好的生活下去,那一切也就都足够了。”

    “哥,那你保重!”那女子抿着嘴唇,直接朝着韩德跪了下来。

    她是韩德的妹妹,另外那一男一女也都跪倒在地,朝着韩德重重的磕了个头。

    他们都知道,韩德此行已然是没有打算活着回来了。

    正如同沈易所说的,他将自己的命用这一株灵草的价值卖给了沈易。

    之后他的这条命自然就不再属于他自己。

    “行了,你们都去吧,况且我也不一定就会死,我相信沈少吉人天相,我应该也能跟着沈少混点好运气,你们去小心点将这些宝物都兑换一下,剩下的事情就不用我来教你们了吧?”

    几人也不是什么婆婆妈妈的性子,抱拳道了声保重之后,便毫不犹豫的远行而去。

    等到他们几人都已经走的看不到人影之后,韩德才扭头说:“沈少,接下来沈少你如何安排,小的全都听你的安排。”

    沈易道:“你既然说你之前已经留心记下过关于前往三山窟的路,那你肯定是有你自己的路线吧?那条路线现在在何处,有什么标志你可都清楚?带我们过去。”

    韩德领命道:“好!不过还请沈少见谅,我之前也没有走过那浓雾,那浓雾之中到底会是什么样子,我也说不清楚。”

    “在能见度那么低的情况下,我想要分辨道路的话,可能会有些困难,还望沈少不要介意。”

    一旁的愣头青柳白崑听到这话之后顿时就不乐意了,他叫道:“你既然都知道这事情做起来困难重重,那你还敢收我们的东西?”

    韩德略微尴尬的笑了笑。

    这种事情实在是不好说到底是谁理亏。

    韩德的确是提前做过不少的准备,但就像是江无缺在进入那浓雾之后也被直接影响了心智,韩德也不敢保证自己就能找到他曾经记下的和留下来的那些记号。

    沈易摆手道:“你不必想那些事情,只要你专心带路即可。”

    韩德领命,随后便带着沈易等人沿着那浓雾飞快的向前行去。

    走了约莫半天左右之后,他们众人便来到了一处并不怎么起眼的乱石堆中。

    这乱石堆堆放的并没有任何规律可言。

    碎石遍地,显然都是些不知道风化了多少岁月,早就已经在这无尽岁月中被抽走了坚硬的石头。

    韩德轻车熟路的沿着这些碎石的裂缝朝着那浓雾飘荡的方向行去。

    直到他们脚下这延伸出去的一道裂口被那浓雾彻底吞噬为止。

    韩德指着脚下的裂隙道:“这条路就是我之前规划过的一条能够通往三山窟的道路,我们只要沿着脚下的这道裂口不断前行,到了裂口最终消失的地方,一路上便有我自己打下来的暗号标记,包括周遭的地形我全都已经记在心里,想来只要不出什么意外,最终找到三山窟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沈易看着面前的这条裂隙,弯弯曲曲的延伸进那浓雾之中,很快便被浓雾彻底淹没。

    现如今的他们已经没有什么办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如若没有这个韩德的引路的话,沈易他们并没有足够的信心能够在这种浓雾之中寻找到三山窟的方位。

    在韩德的提议之下,他们几人互相之间都在腰间以绳索相连,每个人之间相隔的距离绝对不能超过一米。

    这是韩德教给他们的经验,按照韩德所说,这样的经验正是从那些侥幸好运从这迷雾之中走脱的人口中传出来的。

    一米是不算什么,但是在这种迷雾之中的一米便让人已经觉得空间距离有些遥远了。

    站在一米之外,他们就只能透过迷雾将身前之人的背影看的大概。

    若是再远一点,便会立刻变成若隐若现的模样,到了那个时候,就更加难以辨认的清楚。

    众人之中,以沈易走在最前面。

    他虽然不喜在别人面前暴露自己的真正实力,但是在这种攸关生死的地方,他也不可能就因为这种事情便让其他人来承受他们可能原本能避免的危机。

    韩德紧随在沈易身后。

    他虽然不理解沈易这样的安排到底是什么缘故,但是沈易这样的人都已经走在了最前面,他哪里还有继续往后退缩的道理?

    到了这个时候,韩德也隐隐约约感觉到沈易的实力似乎并不是他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

    但是让韩德去相信沈易这样一个年轻人竟然已经是纵横境的超级强者,这种事情他实在是有些难以做到。

    跟在韩德身后的是柳白崑,再往后依次就是凤绮罗,张行以及走在最后的江无缺。

    众人提心吊胆的走进着浓雾之中,犹如一条小心翼翼的蜈蚣,在这浓雾之中缓慢的爬行。

    所幸,之前让沈易感觉到的那种诡异的事情并没有出现在他们的身上。

    就如同江无缺说的那样,真正走在这浓雾之中的时候,他们都没有感到任何不适。

    沈易也没有感觉自己体内的力量有丝毫被压制的感觉,他甚至还尝试着将自己体内的力量外放,也没有再感觉到之前那种力量被飞快腐蚀的感觉。

    这让沈易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感觉到了一种浓浓的危机感。

    这地方实在是太古怪,也实在是太邪性了。

    不过对于沈易而言,他倒是比其他人更多出了一份保障。

    原因便在于他体内的意念领域。

    拥有意念领域的他,完全能够将这意念领域也毫不保留的释放出去。

    让他感到惊喜的是,这意念领域在这浓雾之中竟然没有被有任何一点的压制。

    随着他现如今的实力不断提升,实力越来越强,一路走高,达到了纵横境九重,又得到了三块碎片进行参悟。

    他所拥有的意念领域也在他实力的不断提升之下得到了极大的加强。

    原本他的意念领域只能维持在身周百米范围,后来提升到了三百米左右,到了现如今,他所施展的意念领域更是已经能够将他周遭千米范围内的一切全都笼罩在自己的意念之下。

    不得不说,这种能力实在是太强大了。

    周遭千米之内的一切尽收眼底,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逃过他的探查。

    而其他人在这浓雾之中仅仅只有最多三米的视野,这一来一去,相差的可就十万八千里。

    如果沈易在这地方有什么敌人的话,不说是唯我境三重,就算是唯我境九重的超级强者,他都有信心能够与其碰上一碰。

    “这迷雾实在是太强了,我若是能将这迷雾融合到我自己的领域之中,当成是一个杀招的话,那恐怕真的能有极大的用处!”

    沈易念头一动,心中便忍不住有些火热起来。

    但是这说到底也不过只是他自己的一个想法罢了。

    这迷雾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就算是他有意念领域,也根本没有办法能够探查的出来。

    这些迷雾在他的意念领域之中就像是完全不存在一样,天地之间根本就没有半点不对。

    但就在意念领域之外,他的肉眼却能无比真实的看见这迷雾的存在。

    沈易也尝试着想要将这种迷雾收起来。

    只是不管他怎么努力,收起来的这空气之中都没有任何迷雾存在的痕迹。

    就算是将这里的空气大片大片的收入到传承大陆上,也不会在传承大陆之上突然出现一团类似的迷雾。

    这迷雾好像真是不存在的东西一般。

    沈易苦思不得其解,便没有将自己的精力继续放在这种事情上。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脚下的那条裂隙已经逐渐消失,就在十米之外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沈易带着众人来到这裂隙的尽头。

    一路上他都在仔细的观察着众人的状态。

    在确认他们这些人全都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之后,才稍稍的感觉有点安心。

    但沈易断然不会掉以轻心。

    一个能让江无缺之前不知不觉中吃了大亏的地方,无论怎么小心都是没问题的。

    “现在这利息已经没有了,接下来该往哪里走?”

    沈易站定身子,他询问身后的韩德道。

    韩德说道:“从这里开始,一直通往三山窟的道路上,每隔三米,都有我曾经打入地下的一根暗桩。”

    “这暗桩都是一些长约尺许,手指粗细的木头,打入地下都约有寸余深,只要仔细探查,便能看到这地上的一个个小洞,有些小洞虽然可能会被风沙所掩,但是这种情况毕竟是少数。”

    “在烟冥冻土这种地方,脚下的土地一年四季都犹如钢铁一般坚硬,也正是这个原因,才会让这方圆万里的地带几乎成为了一片生命禁区。”

    “这里面兴许有一些植物和小动物,但不存在什么凶兽猛兽,人类更是无法在这片冻土之上存活。”

    沈易按照韩德的说法很快就在他们左前方的一处地面上找到了一个并不起眼的小洞。

    若是没有韩德的指点,一般人断然不可能将这种小洞放在眼里。

    即便是对于沈易而言,这种出现在地面上的小洞也实在是有些太不值一提。

    如果不是一些特殊原因,他也不可能将这些独立的,看起来没有丝毫异状的小洞当成是一个路标。

    但是在韩德说过之后,他便已经将自己的意念领域转向了那地面上的小洞之上。

    果然,正如同韩德所说的那样,地面上每隔三米左右,就会出现这样一个被韩德打出来的标记。

    这条标记一直朝着东北方的方向行去。

    沈易没有说话,只是沿着韩德留下来的路标一直前行。

    看着沈易竟然根本看都不用看一下,他便能够确定自己的方位是正确的,这让韩德感到极为不解。

    就算是他自己,想要让他在这种地方充当引路先锋,他也不敢走的如此肆意。

    每过三米,他都必须要确定自己找到了自己留下来的暗桩之后才敢前进。

    谁都不知道在这诡异的迷雾之中,自己是不是像一个无头苍蝇一般在原地打转。

    原本想要将这种担忧说给沈易听。

    但自从韩德几次发现了自己留下来的暗桩就从自己的脚下被踩过去之后,他便聪明的没有提起这种事情。

    只是对于沈易的强大和恐怖,心中又有了一个别样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