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趣阁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世家娇妻 > 章节目录 57.宝贝

章节目录 57.宝贝

 热门推荐:
    陆寒霆将饭菜端到念安跟前的桌上,直接忽视了那掉在桌上的饼干渣子,又冲木小柔和念诚道:“你们两个先出去吧,我跟念安谈谈。”

    陆寒霆此刻的面色并没有透着怒意,说这句话的声音也是极为平和的,想来并不是要教训念安,木小柔倒是放下心来,拉着紧紧抱着自己肚子的念诚出门了。

    母子俩出去之后陆寒霆才向那坐得规规矩矩他没吩咐就一动不敢动的儿子看去,心底叹息一声这才道:“吃饭吧!”

    念安点点头,这才动手吃起来。

    “你一边吃饭,一点听我说话。”

    念安点点头。

    “我们家跟苏家是姻亲关系,是一家人,你跟苏天沫应该成为最好的朋友,而不是一见面就打架的敌人明白么?”

    念安抬头望着他,一脸认真的道:“我并没有想过要跟他打架,是他不依不饶的。”

    陆寒霆双手插兜居高临下的望着他,面上带着作为一个父亲的威严,“他年长于你,希望你叫他一声哥哥,你就叫他便是了,这并不算是吃亏,懂不懂?”

    “可是……”

    “嗯?”

    念安低下头,“我知道了。”

    陆寒霆也不会一味的压他,该给他讲的道理他自然是要讲的。

    “我们家和苏家都是京市的大家族,站得越高就越是有目光盯着,今天又是你姑妈的寿宴,可是在苏家却出了这样的事,两个家族未来的当家人当众打架,这就会让不少人笑话,别人也会暗地里指责我们家教不好,我们家里面有矛盾,我们自己解决就好了,可是不能让人看到,你能明白么?”

    虽然以念安的年纪,这话中有许多地方已经超过了他的理解范围,可是爸爸这般苦口婆心跟他讲道理的机会很少,他自然是点点头,乖乖的冲他道:“明白了。”

    虽然都同样犯了错,可是苏天沫的待遇就要比陆念安差太多了,他一直被苏慕罚跪在书房,可即便已经跪了这么久他的腰背依然挺的笔直。

    苏慕直到宴会结束,将客人们都送走了之后才进了书房,望了那跪的笔直的人一眼,他眼中又闪过一抹冷意,将外跑脱下来扔在一边,声音冷冷道:“知道该怎么做吧?”

    苏天沫面无表情的将衣服脱下,苏慕便从墙上取了鞭子,开始一鞭鞭的往他身上打去,每打一下,他的后背上便会多一条透着血丝的红印子。

    如果是其他的孩子,被这么教训,早就哇哇大哭了,可苏天沫却一直紧咬牙冠,不要说哭了,连哼一声都没有。

    “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要再跟念安打架,他是你的长辈你为什么不听!你的年纪是比他大,可是他的辈分在那里,你打他就是以下犯上,你难道不知道么?再有,今天是什么日子,是你奶奶的大寿,作为孙子,不给奶奶省心就算了,还闯出祸来让别人笑话,陆家和苏家是一家人,一家人打一家人,你是傻子是吗?”

    话落,又是啪啪几下打在他身上,而苏天沫全程一声不吭,他说就由着他说,他打就由着他打。

    苏慕虽然是学医的,可是在学医之前也是在部队上历练过的,他的手劲自然是比一般人要大得多,即便教训儿子的时候收敛了许多,可是那一鞭鞭的落在一个七岁大的孩子身上也是惊人,苏天沫的后背上很快便渗出了血迹。

    苏慕打了几鞭怒气也消了,再见他后背上的血迹他也是不忍心,遂冲他问道:“知道错了吗?”

    苏天沫依然是一声不吭,苏慕又被他给气了一下,刚刚才降下的火气又蹭蹭蹭的冒了上来,又准备开打的,文媛却及时进来将他阻止了,毕竟是自己的亲骨肉,他也就这么一个儿子,苏慕最后也只得忍着怒意放过他一马。

    文媛看到儿子的后背简直心疼不已,她一边哭,一边怒其不争的冲他道:“你怎么就这样不省心呢?怎么就这样不听话呢?”

    看到妈妈流泪,苏天沫那一直隐忍的脸上才慢慢透着一抹悲凉,他眼圈一红,却是强忍着眼泪帮帮妈妈温柔的擦掉泪水,柔声道:“对不起,妈妈。”

    看到他这样,文媛是又无奈又难过,急忙将他从地上拉起来道:“走吧,我去给你上点药。”

    这天一大早念诚宝贝被他老爸叫进了书房。

    在书房的门上敲了敲,直到听到里面老爸淡漠的说了一声:“进来”之后,念诚才垫着脚尖将门锁扭开,进了门来还不忘乖乖将门合上,他的个子还小,要开门锁只能垫着脚尖,关门开门都显得特别吃力,几乎就是被门带着往前跑,那肉嘟嘟的小身板,简直像是一个小球球一样将门滚开又将门滚上。

    和上门之后小肉团才怯生生的走过来,小心翼翼的向正在认真工作的老爸看去,软糯糯的声音道:“爸爸你找我啊?”

    陆寒霆头也没抬,用下巴给他示意了一下沙发的方向,“看看衣服合不合身。”

    念诚顺着爸爸下巴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却见沙发上放了一套小西装,跟哥哥的一模一样,只是颜色略有不同,念诚那大大的双眼顿时就亮堂堂的,他撒着小短腿走到沙发边上,小心翼翼的在小西装上摸了摸,“这个是给我的么?”

    “嗯。”依然是头也没抬,好似漫不经心的说到:“试试看。”

    “额。”小宝贝轻轻应了一声,急不可待的便开始试衣服,跟套头卫衣作战了好一会儿才将它脱下,他也没去在意被弄乱的发型,急忙将衬衣穿上,可是扣好纽扣之后他才发现问题。

    他仰着肉嘟嘟的小脸向爸爸看去,面上带着疑惑,“爸爸,这衣服怎么多了一颗纽扣啊?而且衣服也不一样长。”

    陆寒霆这才抬头向他看去,在他衣服上扫了扫,他眉头拧了拧,“纽子扣错了。”

    “嗯?”小肉包拧巴着小眉头检查了一下,一边嘟嚷道:“没有扣错啊。”

    陆寒霆望着他那笨笨的样子眉头又紧了紧,索性直接走过去蹲在他跟前,帮他将纽子全部解开,再对齐了给他扣上,“看到没有,第一个纽扣对应的是第一个纽缝。”一路帮他扣下来,然后又帮他将衣服理了理,“这不是一样长的么?”

    “额。”小宝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笑呵呵的冲老爸说了一句:“谢谢爸爸额。”说完还不忘抱着爸爸的脖子送上一枚香吻。

    陆先生的眉头拧得死紧,望着那兴高采烈开始换裤子的小肉团,他故作没好气的道:“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笨东西,以为给我玩亲亲我就不会说你笨了么?”

    小肉团一点也没有听到他老爸的嘀咕,将衣服换好了之后便兴冲冲的站在他跟前道:“衣服好合身额,爸爸你看我帅不帅?”

    肉肉的小脸蛋上满是兴奋,水润的大眼睛中带着浓浓的期待,即便因为小肉团的亲亲陆先生故意板着个脸来掩盖心头某种微妙的喜悦,可是看着他那小脸蛋他还是夸了一句:“帅。”

    得到爸爸的夸赞小肉团兴奋得不像话,立刻就跑出去跟哥哥分享了,开门的时候又差点被门带着滚倒在地,陆先生又是拧了拧眉头,嘀咕了一句,怎么就笨成这样了?不过小肉团穿上这套小西装真的挺好看的,嗯,他的眼光不错。

    在陆寒霆跟儿子试衣服的时候,木小柔正好约了文媛和霍香香一起出去玩,几人的安排是,木小柔和文媛先凑到一起,然后再一同去香香的咖啡厅。

    “舅妈,那天念安回去没被舅舅揍一顿吧?”

    “那倒没有,不过天沫就不能幸免被揍一顿了吧?”

    文媛无奈的摇摇头,“苏慕那个火爆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木小柔也叹息一声,“其实都是小孩子之间的打闹,倒是没必要看得那么严重。”

    文媛点点头,没再说话。

    “对了,前些天听说你身体不舒服,如今好点了么?”

    文媛目光微闪,笑道:“好多了。”

    “那就好。”

    “舅妈,天沫的性格很倔,若以后他再跟念安发生矛盾,我希望你和舅舅能多担待一些,那孩子并没有什么坏心的。”

    木小柔倒是没听出她语气中的深意,只以为她还因那天的事情内疚,所以冲她释然一笑道:“嗯,这个我自然知道的,你放心吧。”

    两人来到香香的咖啡厅之时香香已经等在哪里了,文媛见到她之后便立刻打趣,“怎么样,上次我妈给你介绍的那个人你中意吗?”

    香香脸颊一红,“啊呀表嫂你就别打趣我啦!”

    木小柔和文媛对望一眼,笑道:“看样子应该是满意的,你现在年纪不小了,你奶奶也一直操心你的婚事,能早点定下来也是好事一桩。”

    霍香香被他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弄得极不好意思,急忙转了话题道:“好了先不说这个了,我跟你们讲一个超好玩的。”

    “什么?”文媛显然被她提了兴趣。

    “我跟你们说啊,上次我奶奶不是想念念安和念诚两个小宝贝么,然后还让人接了他们去玩。”

    木小柔点点头,“这个我知道啊,怎么了?”

    霍香香忍不住噗嗤一笑,“那天我刚好有些不舒服,就让医生开了些药,念诚无意间看到我冲了冲剂吃,他以为那是什么好吃的,所以就央求我也给他冲一包。”

    文媛也听得忍不住笑起来,“然后呢?一吃到就后悔了吧?”

    霍香香摇摇头,“当然没有!我开了两天的冲剂,他一包接一包的就给我吃完了。”

    文媛:“……”

    木小柔:“……”

    两人忍不住笑起来,木小柔突然想到一件事便又冲两人道:“我说,这还不是最厉害的。”

    霍香香顿时一脸兴冲冲的向她看去,“怎么?还有比这跟奇葩的?”

    木小柔点点头,“乌妈不是喜欢看抗战剧么?念诚有时候去她房间玩,就跟着她看了一些,又一次好像演的是军队过草地没吃的,所以就煮了皮带来吃,念诚看得来了行头,就悄悄的拿了他爸爸一根皮带让乌妈给他煮,各种撒娇卖萌齐上阵,乌妈最后拗不过他,就给他煮了。”

    两人听得目瞪口呆,文媛忍着恶心问道:“然后呢?”

    木小柔耸耸肩,“吃光光了啊!”

    文媛:“!!!!!!!!”

    霍香香:“!!!!!!!”

    “乌妈当时只以为他尝了一块觉得味道怪就作罢,却没想到它竟然全都吃光了,当时乌妈看到都吓了一跳,后来他老爸知道这件事简直气得半死,一来是气他真是什么东西都吃,二来是气他吃了他收藏了好几年的一根皮带,据说那根皮带是某个大师亲手设计的限量款,陆寒霆一直珍藏着,被他吃了就没了。”

    听她说完,霍香香和文媛都忍不住捧腹大笑,霍香香一边笑一边道:“这念诚宝贝也太好玩了吧!怎么能这么可爱呢?”

    木小柔对于小儿子贪吃的本领也很无奈,每每想到他做的那些事情就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