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趣阁 > 都市小说 > 平平无奇辅导员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九章 美男计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九章 美男计

 热门推荐:
    周六一大早,江岩天不亮就起床,特意洗洗头抹抹脸,好生梳妆打扮一番,对于喜欢睡懒觉的他而言,为了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早起,无疑是一种折磨。

    但是这都是汪林丰和田明建的特意吩咐,他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员工,对于这种大领导的安排除了顺从还是顺从。

    七点半,汪林丰的专车准时停到宿舍楼门口,车上除了司机,只有田明建。

    江岩本来想代替田明建坐在副驾驶,毕竟以田明建的身份,不应该是他坐在那个位置。

    但是田明建不愿意,执意要江岩坐在后排,并且直言是汪林丰的交代,不明所以的江岩只能依言。

    在接到汪林丰后,汽车飞驰驶向机场,路上,汪林丰问道:“江岩,你知道今天是去接谁吗?”

    江岩还没有来得及开口,田明建抢先道:“校长,我还没有向江岩介绍过许妍教授的情况。”

    “许妍…教授?!”一听到“教授”这个称呼,江岩脑海中就下意识浮现出苍颜白发的老太太形象,愕然问道:“汪校长,接的人不是相亲对象吗?”

    “是啊。”汪林丰自然说道,“要不是让你相亲,何必要带上你一起。”

    江岩吓得几乎从车里跳下去,他虽然迫于领导压力,不得不接受相亲这一重任,可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可以任由摆布。

    让他和一位老太太相亲,就算是虚与委蛇地走个过场,这种侮辱人的事情,他也绝对不能接受,当即喊道:“不行,我年纪轻轻的,和教授相什么亲,不去!司机停车,我要下车!”

    汪林丰摁住江岩拉扯司机的手,道:“你别误会,这位教授不是平常的教授,她年龄还没有你大?”

    江岩一愣,“还没有我大的教授,怎么可能?教授职称的聘任都有工作年限限制,就算是副教授,她至少也得三十好几了!”

    田明建回身说道:“江岩,校长还能骗你不成,许妍教授的确没有你的年龄大,应该比你小了有半岁。

    这位许妍教授是位天才,她十三岁就本硕连读,接着又转为硕博连读,年龄虽然不大,但是不到二十岁就博士毕业,现在已经在斯坦福研究院工作七年,并被聘为特聘教授。”

    江岩松一口气,道:“那就行。”

    汪林丰奇怪道:“听完田主任的介绍,你对许妍就没有半点的好奇?一般人得知她这个简历都会震惊不轻,你怎么这么平静。”

    江岩无所谓道:“我有什么震惊的啊,这种都是世界级顶尖人才,跟我这种人八竿子打不着关系,注定只是生命中的过客,甚至过客都算不上,我何必为毫无关系的人震惊呢。”

    “怎么能是无关紧要呢,你现在是去和她相亲啊,说不定你俩相互喜欢,以后还能成为共度一生的伴侣呢。”

    江岩淡淡说道:“这种人才的目光才不会局限在情情爱爱方面,他们只会放眼世界奥秘,像我这种人只不过是一粒微不足道的沙尘罢了。”

    汪林丰笑道:“你也不要妄自菲薄嘛,既然我把你们两个介绍到一起,肯定是我觉得你俩挺般配,她可能很优秀,但你绝对不像自己说的那样卑微,自信点嘛。”

    江岩嘴角抽动,他才不缺乏自信,更不卑微,就是单纯对相亲不感兴趣,对这个女人也不感兴趣。

    来到机场后,四人简单吃过早饭,提前二十多分钟就来到接机区,江岩不禁大为奇怪,这个许妍到底跟汪林丰什么关系,居然会让他这么重视。

    他不方便询问汪林丰,按捺不住好奇心,就在微信上咨询田明建:田院长,许妍教授到底什么来头啊?汪校长这么兴师动众,提前这么早来等着接她。

    田明建:我还以为你真的古井无波,一点都没有好奇心呢。

    江岩:我那不是为了不在汪校长面前表现出来嘛,我要是表现出兴趣,他肯定会更下力气撮合我俩,到时候我和恬恬同学就一点可能性都没有了。

    田明建:你不用糊弄我,说的好像现在你跟恬恬有可能似的。

    话虽这么说,但是江岩分明看到田明建嘴角扯出一丝弧度。

    田明建:许妍是基因领域的后起之秀,在世界基因研究领域都名声斐然,年龄虽小,但已经有学术大佬之姿,以后成为一方领域奠基之人基本上是板上钉钉的事。

    田明建:在得知她准备回国效力之后,汪校长一直想要将她引入天海大学,而与此同时,其他各大顶级院校也有此种意向,不过经过多方努力,最终还是汪校长技高一筹。

    江岩:既然是这么厉害的人物,这个欢迎排场是不是太小了,至少应该把学校的基因研究领域的大牛都带来啊。

    田明建:许妍不喜欢这种,而且她愿意来,主要是因为她和汪校长有亲戚关系,汪校长今天也是以亲人长辈的身份接她。

    江岩:这种学术希望,汪校长不让她安心做研究,为什么还要带我来相亲啊,真要是谈成了,谈恋爱肯定会分心,这对天海大学百害无一利啊。

    田明建:许妍只是答应暂时担任天海大学的客座教授,并没有承诺长期留在学校,校长的意思是,如果她能在这里安家落户,有家庭和家人的羁绊,她肯定走不掉。

    江岩满脑子问号地看一眼汪林丰,无论如何也看不出这个正气凛然的家伙,怎么就想出了美男计这样的招数。

    江岩:所以我就这么被牺牲了?成为一名没有感情的羁绊绳?

    田明建:怎么会呢,又没有人逼着你,能不能成还是要看你自己的意思,况且人家能不能看上你还两说呢。

    江岩:我巴不得她看不上我,最好是看我一眼就烦。

    飞机很准时,九点钟的飞机,九点二十分的时候,江岩就看见一位气质独特的女子拖着行李箱缓缓走来。

    女子气质的独特倒不是源于容貌,虽然她的容貌也是中上之姿,但在江岩认识的女性中并不出众。

    她的独特在于表情的冰冷上,这种冷不同于吕茜嫣的冷漠,而是一种冷傲,睥睨一切的冷傲,一眼见到就让人难以生出亲近之感。

    在发现汪林丰面带微笑朝她迎过去的时候,江岩知道,这就是和他相亲的正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