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趣阁 > 都市小说 > 人体了解一下 > 章节目录 80 一生顺遂(全文完)

章节目录 80 一生顺遂(全文完)

 热门推荐:
    因为学生操作失误置换出氢气突发爆炸和火灾,造成了人员伤亡,所有考试都延后了。傅研生把唐祁镇扛回寝室后直接留下来照顾他了。

    唐祁镇身上很烫,傅研生扒下外套,把热乎乎的小唐塞进被子,转身拿来冰贴细心地拨开他额前的碎发贴上。

    冰凉的感觉很快缓解了头痛,唐祁镇觉得舒服了些,倒头侧向傅研生,在他的大腿上蹭了蹭。

    “好好休息吧,别闹了。”

    “不行…明天就要做pre了,我今天得练……”他闷在被子里小声道。

    “那就先睡一会,等下如果热度退了我就叫你起来。”傅研生耐心安抚道。

    不知道是太久没见还是烧晕乎了,唐祁镇突然觉得学长比印象里温柔了许多。正在心里嘀咕,手机突然响了。

    傅研生拿出来一看,竟然是唐祁镇妈妈打来的电话,眼神一顿。

    “怎么了?”唐祁镇眯着眼看向他。

    “是你妈妈打来的,可能是听到消息了吧。”傅研生盯着屏幕看了几秒,“没事,我接一下就好。”

    唐祁镇这才想起他还没把手机打开,趁学长打电话的空隙摸到了自己的手机。

    傅研生划开接听键,喊了声阿姨。对方语气非常着急,一上来就问是不是唐祁镇的学校实验室爆炸了、怎么联系不上他之类的问题。

    事情刚发生不久,传到国内少了很多细节。唐女士那边,一大清早醒来看到自己儿子所在的城市一所高校出了事故,又联系不上他,急得就差没直接飞过来了。

    傅研生低头看了眼半睡半醒的小家伙,冷静地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对,我现在就陪在他身边。”傅研生笃定道,“阿姨你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会保护好小唐的。”

    确认孩子没事后,她总算松了口气,又问:“那你呢?你们学校的实验室爆炸了,你没伤到吧?”

    傅研生生已经很久没听过长辈的关心,闻言愣了下,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

    唐妈妈又说:“你们两个在外面都要好好的,谁伤了都不行。”

    “嗯好…谢谢阿姨。”傅研生不知道说什么,直接把手机放在了小唐耳边:“他现在醒着,您和他说两句吧。”

    听到学长结婚誓言般的承诺和家人横跨半个地球的焦急,唐祁镇缩在被子里,不好意思地支吾道:“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没事就好,”唐女士的声音还带着颤抖,“你们都没事就好,以后一定不能再闹失联了。跑到这么远的地方,突然没了消息,妈妈会担心死的。”

    “放心,我和学长都会照顾好自己的。”

    唐祁镇连着应了好几声,和妈妈聊了会儿天才挂断电话。

    傅研生收起手机,不着痕迹地瞥了他一眼,又摸了摸小唐的后脖颈。唐祁镇被他柔软指肚弄得一阵酥麻,小声说道:“我怎么感觉你比之前温柔多了。”

    “哦?really?”傅研生闻言挑眉一笑,“那可能是因为我开始学儿科了吧。”

    “所以你现在是把我当小孩子看吗?”

    “什么时候不是呢?”傅研生拍了拍他的小脑门,起身去洗手台打了盆热水。

    在一旁围观的室友看见眼前的这一幕,好奇的小眼神再也挪不开了。

    这哪里是同学之间的纯洁友谊,分明是……当成家人一样的关心了啊。

    傅研生转身时发现这哥们还盯着自己看,终于忍不住笑道:“你也是我们学校建艺学院派来的交换生吧?”

    室友被他突如其来、似笑非笑的眼神镇住,愣了几秒才点头:“对,我当然知道你啊,医学院的傅研生嘛。”

    他应声点头,走回床前拧干毛巾,伸手敞开了唐祁镇衬衫前几粒衣扣:“那我在郑重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男朋友,唐祁镇。”

    热乎的毛巾配合他看似不经意的话语一同落在唐祁镇胸口。他缩了下脖子,仰头愣愣看着他。傅研生毫不犹豫地单膝跪在了床边,自然地吻了下他的脸颊:“小家伙,总有一天我们要学会去面对全世界的。”

    唐祁镇本就发烧,又被他吻得烧心,只能温顺地闭上眼,轻轻嗯了一声。

    傅研生留在寝室里照顾了他一晚,等他病情好转,两人又各自回校准备考试。

    再次见面是一周后的圣诞节,两人考完一身轻松,约好在城中心的商业区见面。

    在国外过了这么久自给自足的生活,唐祁镇瘦了好几斤。为了赴约,他硬是不怕冻地穿上了好不容易才塞进去的牛仔裤。

    两人约在了a国颇负盛名的景点——红河大桥上相见。外国圣诞的气氛更加浓厚,从高耸的吊塔到两旁的扶杆都缀满了圣诞的彩球。

    唐祁镇沿着大桥一侧走来,见到学长的身影,高兴大喊了一声,举起双手使劲地朝他挥了挥,飞奔进他的怀里。

    傅研生接住了那份重量。

    天上飘着小雪,傅研生抓起他的手,扣着彼此的五指,藏进自己毛茸茸的外套口袋里,踩着地上的薄雪,留下两串组合的脚印。

    傅研生早就定好了餐厅,带唐祁镇去市中心的西餐店吃披萨。他们定了一个靠窗的座位,隔着宽敞的落地窗就能看到外面的圣诞广场。

    两人先是聊了会儿天,等服务员把菜端上来后,默契地闭上嘴,安静地吃了起来。

    “学长,”等一盘披萨瓜分完后,唐祁镇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刀叉,像是酝酿了很久,“我想和你说件事。”

    傅研生见他一脸认真的模样,也停下了手头的动作,问道:“怎么了?”

    “我研究生不准备去国外读了。”他毫不犹豫地接话。

    “为什么?”傅研生一愣,“阿姨不是很想送你出国进修吗,而且你又有交换经历。那么好的机会……”

    那么好的机会,即使舍不得异国恋两年,傅研生也愿意支持他,不留余力地给他最好的未来。这个小家伙该不会蠢到为自己放弃吧?

    唐祁镇依旧笃定地摇头:“不,我已经想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了。”

    “我想要的不仅仅是一张世界顶尖艺术殿堂的文凭。我想进军动漫行业,为国漫崛起做一份贡献,甚至日后自己开公司。留在国内,以我的成绩可以轻松保研。利用那三年时间,接触到好的导师和业内顶尖人士,去创造自己的人脉。”

    “比起艺术修养,机遇同样是重要的。”

    窗外金色的流光映在他脸上,将他清澈的眼眸点缀得晶亮。傅研生目光平视,发现再也无法挪开眼神了。

    眼前的男生,一身风衣、流苏围巾,打扮有些艺术家feel、身材也稍许苗条了一些。

    那是21岁的他,眉眼间褪去了18岁时的稚嫩,有了自己对于艺术的执念,也有了对未来细致缜密的规划。

    不再随波逐流、人云亦云。

    他学会了对自己负责,对周围的人负责。

    唐祁镇似乎并未察觉学长眼中的赞许,自顾自道:“其实在a国这一年里,我已经学到了很多东西,现在都开始构思毕业设计了。”

    傅研生这才回过神来,问道:“什么?”

    “是一个三分钟左右的动画片。一个人的话,估计大四要做一整年。”唐祁镇笑着耸了耸肩,“而且我打算以你为原型,讲一个医学生的故事,作为毕业纪念送给你。”

    “嗯……”傅研生闻言点头,拖着低沉的尾音,莫名有些怅然。

    “怎么了?”唐祁镇迎上他的目光。

    “没事,就是突然有些感慨。”傅研生笑了声,“刚认识的时候你还一口一个学长地喊我,没想到现在,你都要毕业了。”

    “是啊,三年很快的,三十年…说不定也很快呢。”唐祁镇笑着挠了挠头。

    傅研生看着眼前夹着孩子气的男生,仿佛沉入周围的夜色,逐渐洗去了曾经的焦躁与不安。

    那时候他从没想过,有人来救他,把他从混乱不堪的生活中拉出来。然后唐祁镇出现了,陪他走过了那么多坎坷,从未放手。而自己,也学会了抓住一切机会,将最爱的人握于手中。

    他眼前有些模糊,凭感觉伸手,勾住唐祁镇的手指,把他往自己这边拉了几分。

    “谢谢。”

    唐祁镇的左手肘垫在身下,半趴在了桌上,与他隔着整张木桌十指相扣。

    “谢我干什么啊!”他不好意思地笑道,“别突然这么严肃嘛,又不是要分开了。”

    “我只是觉得,遇见你很幸运。”千言万语,最终还是汇成了最朴素的一句话。

    唐祁镇眨了眨,突然问道:“你知道我的名字是什么意思吗?”

    “祁,盛大。我爸爸是建筑师,起这个名字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建一座广袤无垠的城。在那里,没有饥饿、病痛和战争,可以包容所有意外与相逢。”

    然后他们在这座城中遇见了。

    傅研生闻言抬头,两人眼中映出彼此的轮廓。突然,广场上安静已久的钟声响起,分针一点点合向时钟的齿轮,金光伴随rrychristas的欢呼在广场上空扬起。

    儿童在欢呼,棕色麋鹿拉着雪橇上的红衣服老人在雪地里奔跑。城市上空倏然升起烟花,金色、粉色、银色,所有的声响和色彩融合起来,隔着半座城遥相呼应。

    忽明忽暗的灯光映出餐桌上两人紧扣的十指。

    时光匆匆划过,悲欢交织重合。唐祁镇看着眼前少年虔诚的眉目,心想:以后的路会更加顺遂、合其所愿吧?

    答案是——

    必然。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