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趣阁 > 都市小说 > 嘴甜可救命 > 章节目录 情人节番外下

章节目录 情人节番外下

 热门推荐:
    直到仲长华的女朋友安珂找上门来。

    那是一个漂亮骄傲的富家大小姐。他们相识于大学校园,兴趣相同,想法契合。虽然仲长华对她没什么太大感觉,但是周围起哄声太大,安珂又率先告了白,在一起变成了理所应当的事情。

    她找来的时候,仲长华并不在家。是齐丘开的门。

    “您好,您,您是……”

    安珂上下打量了他一下,然后露出一个甜美笑容:“我是长华的女朋友,弟弟你是?”

    “女,女朋友?”齐丘有些吃惊,因为他未曾听说仲长华有女朋友。

    一瞬间,某种尴尬的氛围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齐丘甚至都忘了怎么走路,只是站在那里不敢动弹。

    安珂却不在意他的窘迫,她熟练地拿出拖鞋换上,甚至还去厨房倒了两杯热水,一杯递给齐丘:“我听说了,是仲叔叔朋友家的孩子来借住的吧。弟弟好可爱,长华也真是的,也不早点介绍给我认识。”

    “啊,啊……”齐丘不知道该说什么,连连后退,不知道该怎么应付。

    正在这时,密码开锁的声音响起,仲长华的回来,打破了这诡异的对峙。

    安珂率先站起身,勾住仲长华送上一吻。

    仲长华怔了一下,眼睛却下意识地去看齐丘。

    齐丘早已脸颊通红,连露出来的脖子都成了粉色。他只看了一秒眼前郎才女貌登对的情侣,便逃回了房间。

    仲长华推开安珂,声音不带什么感情:“你怎么来了?”

    安珂嘟起嘴不满道:“我是你女朋友,为什么不能来?”

    仲长华眼睛看着那扇禁闭的房门好一会儿,才回头冷道:“不是在跟荣家的少爷约会吗?”

    安珂瞬间说话都有些结巴:“那是,那是我父母安排的相亲。长华,你要相信我,我只爱你。”

    “……”仲长华定定地看着她,“华信酒店。”

    他什么都知道了。

    安珂惨白了一张脸,她抖着嘴唇说不出话。那天晚上是一个错误,心急的安家和荣家算计了自己的儿女,只为了利益的纠缠。

    两行泪水从她脸上滑落:“我知道了。可是仲长华,你扪心自问,你就没有对不起我吗?”

    仲长华不说话,他自然有亏欠安珂的地方。他明明对安珂没有感觉,只因为大家觉得他应该和安珂在一起,他便这样做了。

    三年来,他搪塞了多少次安珂要结婚的明示和暗示,因为他不能确定自己的心意。

    他用了一个晚上深度剖析自己,认为自己也许不会爱上任何人。既然如此,就不要辜负对他用情至深的安珂。于是他下定决心,买了戒指,打算晚上就求婚,给这段所有人都看好关系一个完美的结局。

    然而世事难料,他在安家外面看到上了荣家车的安珂。

    安珂盛装打扮,美丽动人。她永远那么妖娆美艳,他没有将鲜花捧到室内,自然会有人眼馋去摘撷。

    他驱车跟上,也想过去餐厅里将安珂带出来。可安家和荣家,又是那么般配的世家。

    最后一根烟熄灭时,仲长华把戒指送给了街边卖玫瑰的小女孩。看见小女孩兴奋地样子,他欣慰地觉得这枚戒指还是有点用处的。

    他还来不及陷入失恋的痛苦,第二天便接到父亲给得指示,接到了齐丘。

    安珂捂着嘴巴,眼泪如同爆发的山洪:“我恨你!我恨你!”

    她恨仲长华那天的大度,也恨那大度之下的无情冷心。她本来可以和自己心爱的男人度过一生,而不是在这里用泪水埋葬自己的感情。

    “对不起。”

    仲长华蹲在她身边,最终也只剩这一句话可以说。

    这一夜,三人无眠。

    天亮时分,仲长华终于与安珂和解了。

    安珂停止了哭泣,她借用仲长华家的卫生间收拾干净了自己,补好了精致妆容,又恢复了以往那个骄傲洒脱的模样。

    “你有没有想过,你其实是喜欢男人?”临走前,安珂突然对仲长华问了这么一句。

    仲长华微微有些吃惊。

    安珂拨了拨自己的刘海,抬起下巴,冷哼道:“我这样的大美人你都不爱,真不能想象还有哪种女人能入你的眼。还有,如果你以后找了个不如我的女人,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仲长华哭笑不得地看着她。

    安珂凑近他,在他耳边留下最后的请求:“答应我,下一次遇到有人给你表白,如果不喜欢,不要勉强自己和她在一起好吗?”

    “我会的。”仲长华这样答应她。

    安珂这才满意地离开。

    反观齐丘接下来的几天都情绪莫名低落。

    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安珂与仲长华接吻自己会有些小情绪。

    难过又生气,整个人都变得奇怪。

    他自己跟自己在心里较着劲儿,不肯表现出来。仲长华也根本没察觉到他的心思,还是与往常一样,一有空就会带他逛吃逛吃。

    齐丘虽然跟他在一起很开心,可还是会对仲长华的女朋友安珂有些愧疚。终于忍不住在某一次仲长华要带他逛吃逛吃时拒绝了:“仲先生,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多陪陪你女朋友……”

    仲长华手指一顿,平静道:“我跟她分手了。”

    “分手?”齐丘吃惊道,“是因为我住在这里打扰到你们了吗?对不起,仲先生!”

    “真是太抱歉了”

    他怎么这么习惯道歉呢?

    仲长华漫不经心地想。

    齐丘还在那里说个不停,一会儿说自己可以回深海里,一会儿又说自己可以去帮忙跟安珂小姐解释一下。

    看着他不断开合的嘴唇,仲长华很想做点什么让他停下来。

    事实上,他也真的做了。

    他吻住了齐丘。

    齐丘将自己锁在了浴室里。

    仲长华在外面耐心用美食诱哄,可小鲛人像是下定了决心,怎么也不开门。他也不再做无用功,直接在门外坐了下来。

    好久,里面才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仲先生……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

    大概是海风吹晕了头,大概是街上的霓虹不如你的眼睛亮,大概是深海的味道让人沉醉,还是……那片粉红太色/情。

    仲长华难得的抽出了一根烟点燃,自嘲地想,你也不过是个色/欲的俘虏而已。

    佛经说,众生欲脱生死免诸轮回,先断贪欲,及除爱渴。

    “丘丘,拉我进入轮回吧……”

    他几近叹息般说下了这句话。

    门后的齐丘被他语气中包含的情/欲吓到不敢开口。

    齐丘他想到了那天夕阳下轮船上的那对爱侣。

    “她们为什么要嘴巴对嘴巴呢?”他趴在海豚先生的背上,不解的问道。

    “傻瓜,因为他们相互喜欢。”海豚先生带他游近了些,齐丘看到其中一人伸出了舌头。海豚先生连忙一个猛子扎入水中,“少儿不宜,少儿不宜。”

    “为什么相互喜欢就要咬嘴巴?”齐丘还是不理解。

    海豚先生说:“相互喜欢的两个人就会想要比平常有更多亲密接触,像是亲吻,拥抱,抚摸,还有……咳咳……你长大以后就会懂得。”

    那刚刚仲先生也亲了他的嘴巴,是说仲先生喜欢他吗?

    齐丘终于还是被哄了出来。他变得羞涩起来,不仅不像往常那样与仲长华亲近了,还总是有意无意躲避仲长华的视线。

    仲长华见他这样,本想和他好好谈谈,现在也只好不再提那日的事情。这样的局面让他烦躁,却又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改变。

    直到有一天,仲长华拿回来一个海螺。

    “啊!是妈妈寄来的!”

    齐丘开心的接过来,没有注意到仲长华眼神变了又变。

    他拿着海螺放在耳边,一阵海水呼啸过后,传来了妈妈的声音。

    “丘丘,听螺佳。感谢仲先生对你的诸多照顾,我已经托村长将海中特产带给了仲先生的父亲。王子殿下回来了,推翻了那位的统治,解救了王宫里被抓去的人,没有人会来抓你啦。妈妈很想你,尽快回……抢什么!”

    过了一会儿,传来了爸爸的声音:“……爸爸也想你!”

    齐丘捧着海螺哈哈大笑。

    都能想象的到爸爸抢海螺就为了说一句话的样子。

    他也很想爸爸妈妈啊!

    齐丘太过高兴,甚至都忘了他与仲长华之间的尴尬,他蹦跳着抓着仲长华的手臂:“仲先生,我可以回家了!我可以回家了!”

    他的开心正好反射了仲长华苦涩的心情。

    这大概就是报复他对安珂感情的残忍吧。

    “原来我已在轮回。”

    仲家商议周末将齐丘送回海边,村长和齐家父母会在海边接他。

    又是在深夜,这次是伴着浪声和明月的离别。

    齐丘从村长手中接过可以恢复鱼尾的海草,就在要吃下的一瞬间,仲长华短促的喊了他一声。

    齐丘放下手,茫然的看着他:“仲先生,怎么了?”

    仲长华脑海中空白了一瞬间,想要说些什么,但又觉得什么都是苍白无力的。他能用什么来挽留这只漂亮的又绝情的小鲛人?最后还是挤出一个绝望的笑容:“没什么,恭喜你可以回家了。”

    “谢谢。”齐丘真心实意道,“谢谢您对我的照顾,您是个好人。”

    ……

    四条鲛人很快就消失在了海面上。

    仲长华坐在齐丘坐过的礁石上,失魂落魄地看着海平线,直到一轮红日悠悠升起。

    该回家了。

    仲长华站起身来,松了松他因为要见齐丘父母而特意挑选的领带。

    海风将他的头发吹起,阳光洒落在他俊美的脸庞上,如同失意的天神。

    “仲先生,仲先生!”

    仲长华猛地一震,他似乎于风中听到了齐丘的声音。连忙回头去看,但万丈海域明明空无一人。

    他嘲笑自己欲念太盛昏了头,刚要走,却不可置信的发现海面上浮出了一颗小脑袋。

    “仲先生!仲先生!”

    是齐丘!

    不知为何,仲长华眼眶突然酸涩,向着日出的方向迈开步子狂奔,齐丘见状也用力摆动鱼尾加速游来。

    直到他们相汇于刚才的礁石旁。

    那只小鲛人不过是简单地招了招手,他便如同被塞壬的歌声诱惑了似的低下了头。

    一个冰凉的,带着海水咸味的吻印在了他的唇上。

    “仲先生,我也喜欢你呀。”

    他的爱丽儿送给他一只海螺,告诉他下个月圆记得过来接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