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趣阁 > 都市小说 > 赢少小妻凶凶哒 > 章节目录 第369章 大结局

章节目录 第369章 大结局

 热门推荐:
    离开赢家老宅之后,赢寂和李衣衣一起回家。

    李衣衣问,“知道是什么原因了吗?”

    赢寂说:“知道了,应该跟奶奶有关系。”

    李衣衣闻言好奇地问,“奶奶?”

    赢寂点头,“你山里那个奶奶。”

    李衣衣的眸子瞬间睁大了好几分,“山里的奶奶?为什么啊?”

    赢寂刚要开口,突然眉心一紧,抬起手捂住了胸口。

    李衣衣见状愣了一下,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喂,你怎么了?”

    赢寂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好像要犯病了。”

    李衣衣秀眉一拧,赶紧抓住赢寂的手腕给他把脉,她的表情也越来越难看,“是犯病了!”

    元前正在开车,闻言一个急刹车停在了马路中间,一脸担心地扭头说道:

    “少爷犯病了?!”

    李衣衣说:“快看车回家!”

    李衣衣说完咬破手指伸进了赢寂嘴里,赢寂却摇头说:“不……不行!”

    他上次听安仁和吴三说过,虽然李衣衣的血很神奇,能治疗世间百病,但是如果李衣衣身体里的造血功能要比正常人差很多,如果用得过量,她会有生命危险。

    李衣衣说:“我上次就是这样救你的,我不会有事儿的,你放心!”

    她说完用力挤了一下伤口,一大滴鲜血顺着她的手指滴进了赢寂嘴里。

    几分钟后,赢寂的病情终于得到了缓解,但是却并没有立马恢复。

    他的呼吸有几分凌乱,紧紧握住李衣衣的手,看着她,说不出话来。

    李衣衣也看着他,一脸担忧。

    车子终于到了赢家,赢寂还没下车,额头上已经渗出了一头的冷汗,是疼的了。

    这次跟上次不一样,上次李衣衣救了他之后,他就好了,可是这次……

    李衣衣也发现了异样,她要再次喂赢寂喝血,可是赢寂却直接拒绝了。

    李衣衣索性直接把人打晕,然后对元前说:“快带他回房间。”

    几分钟后,赢寂躺在了床上。

    李衣衣直接给赢寂输血,可是问题不但没有得到解决,反而越来越严重。

    两个小时过去了,还不见赢寂的病情有所好转,反而是李衣衣的小脸,越来越苍白。

    元前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可是却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少奶奶!”看到李衣衣晕倒在床边,元前突然喊了一声,几步走到病床旁,刚要说话,李衣衣又醒来了。

    元前担心地问,“少奶奶,你不能再给少爷输血了,太危险了。”

    李衣衣弱弱地说:“我没事儿。”

    她说完看了一眼大床上眉头紧蹙的赢寂,心疼得紧,又要继续抽血,卧室的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

    走过来几个老人,带头的正是闵杏。

    安仁和吴三也一起来了,还有大爷爷和另外一个老人。

    闵杏已经走到了李衣衣身边,她心疼得不得了,“衣衣,不可以!”

    李衣衣看到进来的人很高兴,“奶奶,爷爷,快……救……救他……”

    闽杏秀眉紧拧,“他的病情我知道,用你的血也没办法治疗,就算是你把你身上的血全给了他,也救不活他!”

    李衣衣闻言顿时哭了,“我不想他死,我不能没有他,呜呜呜……”

    闽杏心疼地帮李衣衣擦干眼泪,然后给赢寂把了脉,然后说:“他这病应该是人为,如果找不到下药的人,怕是谁也治不好!”

    闽杏话音落下赢申和姜致远就急匆匆地赶来了,看到闽杏他愣了一下,然后赶紧走到赢寂身边,眉头紧紧锁在一起。

    姜致远说:“您说得对,阿寂这病应该就是人为,应该跟慕新元有关系。”

    闽杏闻言愣了一下。

    赢申看着闽杏说:“当年的事情他还是没放下。”

    闽杏瞬间懂了,她问,“他人呢?”

    赢申说:“失联了。”

    闽杏沉默了两秒钟,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号码,竟然通了。

    闽杏先开口,“喂,我是闽杏。”

    电话那端立马就传来慕新元的声音,“真是你?!太好了,你竟然真的没死!这些年你到底去哪儿了?”

    闽杏说:“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我问你,赢家小子的病是不是你暗中捣鬼了?”

    慕新元没说话。

    闽杏瞬间就懂了,她说:“他现在是我孙女的老公,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我会恨你一辈子!”

    慕新元问,“你在哪儿?”

    闽杏说:“我就在赢家,你要是想见我,现在就过来。”

    闽杏说完直接挂了电话,慕新元能因为她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来,她相信他肯定会来找她!

    果然不出意外,二十分钟以后慕新元就出现在了赢寂的房间里。

    看到闽杏,他整个人僵在原地,直直地看着闽杏,眼睛通红,兴奋,激动!

    “杏儿!”

    他几步走到闽杏身边,不顾众人的目光,把人紧紧搂在怀里。

    闽杏重重地叹了口气,她说:“先救人!”

    慕新元松开闽杏,往病床上看了一眼,却没有任何行动。

    闽杏略显失望地说:

    “在我心里你一直是个善良的人,我真没想到,你会害人!”

    慕新元的身子颤抖了一下,他按住闽杏的肩膀说:

    “我也不想害人,可是我不能不替你报仇!”

    闽杏说:“当年的事儿,你还是不肯相信我?”

    慕新元说:“我没有!我没有不相信你!可是后来我得到了一段录音,是赢申对你图谋不轨,虽然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没碰你,但是他对你有贼心!而且……后来我收到了你死亡的消息,说你被赢申害死了!”

    赢申闻言上前给了慕新元一拳,“你不配做我兄弟!”

    慕新元没还手,视线一直在闽杏身上。

    闽杏说:“我不知道这是谁给你的信息,很明显是在挑拨离间,我当年离开你们,虽然也有那件事儿的因素,但主要是因为衣衣,她的体质对我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我想研究她,又想保护她,所以这么多年才没跟你们联系!”

    赢申气得全身颤抖,“我心里只有慧兰,对闽杏从来没有坏心思!更没想过害她!”

    慕新元:“……”

    闽杏说:“现在什么事情你都清楚了,既然是你对赢寂下的手,那你肯定知道解药!不管是什么原因,救人要紧。”

    慕新元老脸通红,犹豫了几秒钟说:“我是想让赢家覆灭,所以才找了蛊师给他下了蛊,这是解药,你们喂他吃下去吧。”

    慕新元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盒子出来,递给了闽杏。

    闽杏打开看了看,又递给元前说:“喂他吃了。”

    元前接过药盒,却没直接喂赢寂吃,他还是不放心慕新元。

    闽杏说:“放心吃吧。”

    元前这才点点头,给赢寂吃了药。

    半个小时候后,赢寂突然醒来,开始疯狂呕吐。

    又过了几分钟,他安静地靠在床头不吐了。

    李衣衣虽然虚弱,还是托着身子坐在床边,心疼地问他,“好点了吗?”

    赢寂‘嗯’了一声,“好多了,又是你救了我?”

    李衣衣摇头,然后哭着趴在了赢寂心头,“我以为你要死了。”

    赢寂温柔地抚摸着李衣衣的头发,“我怎么会死,不会的。”

    元前也在哭,一边哭一边诉说刚才发生的事情,以及他这怪病的原委。

    赢寂听完之后问,“慕新元呢?”

    元前说:“他去自首了。”

    赢寂又问,“阿岩知道吗?”

    元前点点头,“你昏迷的时候慕少爷已经来过了,就是慕少爷劝说慕新元去自首的。”

    赢寂没再说话。

    三日后,赢寂的身体已经恢复如初。

    李厉来家里拜访,当李衣衣知道他是自己亲爷爷之后,震惊得不得了,立马就把消息告诉了李怀林。

    李家全家震惊。

    李衣衣就是李家百年一遇的特殊体质,当年为了保护李衣衣,只得出此下策,说她是灾星附体,而他这些年一直在寻找帮助李衣衣快速凝血的药方。

    一个月后过新年,就在新年第一天,赢寂为李衣衣举办了世纪婚礼。

    李怀林他们也来参加了婚礼,除了李家人,还有徐阳,他已经改名为程阳,在李家大药房打工,还在追求李耳。

    徐少东和任菲也参加了婚礼,徐少东刻意躲着任菲不想她因为看到自己心烦,可任菲却主动找上门。

    “这位男士,你觉得我怎么样?”

    徐少东直接愣住了,“很……很好。”

    任菲问,“想追我?”

    徐少东两眼放光。

    任菲说:“给你一个月时间,如果能追上我,我就直接嫁给你。”

    她说完扭头就走了,徐少东愣怔了几秒钟,几步走上前抓住任菲,把人禁锢在怀里,狠狠吻她。

    闽杏和李厉,还有安仁和吴三,以及赢申和于慧兰,还有京麟他们都在台下坐着,阵势浩浩荡荡。

    京岂也出席了婚礼,他和赢寂依旧是老死不相往来的态度,两人之间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谁都不愿意提及,是仇人又是兄弟!

    吉时已到,李衣衣穿着洁白的婚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她挽着李怀林的胳膊一步步走向赢寂,迎着光,走向了幸福……

    【作者有话说】

    大家好,我是作者白生米,这本书大结局了,想跟大家说一下,虽然留有遗憾,不过还是感谢坚持读到最后的小可爱们,我在准备新书,笔名应该不变,不知道能不能在书评区看到熟悉的身影,谢谢大家的支持,希望大家都能暴富暴瘦,天天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