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趣阁 > 其他小说 > 人在东京,灵感为零 > 章节目录 第三章 这个世界的画风很不对劲

章节目录 第三章 这个世界的画风很不对劲

 热门推荐:
    我是夜神空,我现在困的一批。

    清晨,看着镜子中那张因为睡眠不足而变得颓丧了几分的帅气面庞,夜神空不禁揉了揉眉心。

    好久没睡这么晚了啊

    这副模样,让他回想起了前一世不停通宵加班,来帮助老板早日实现财务自由的自己。

    那时候的他还叫叶空,是天朝的一名普通社畜。

    一年前穿越到了这个世界,成为一个名为夜神空的普通高中生。

    虽然普通,但并不平凡。

    这个世界的他,相貌出众,成绩优异。

    外加不值一提的有妹有房,父母双忙。

    本以为,会就此展开一段充实美好的校园生活。

    却不曾想,平静的日常很快就被接踵而至的意外干的粉碎。

    父亲提桶跑路,母亲不见踪影,巨额债务从天而降,不得已被迫转学到东京

    看着日渐崩坏的日常,夜神空不禁陷入沉思之中。

    自己,怕不是中了某种诅咒?

    这倒是很有可能。

    因为据夜神空观察,这个世界的霓虹画风的确有些不对劲。

    刚刚穿越不久,夜神空便发现。

    在现如今的霓虹,神道教、佛教以及其它宗教的发展都极度兴盛,无论是范围分布还是信众人数都远远超过他前一世的认知。

    其中,那些出名的大社与古寺的社会地位能比肩甚至超越某些国家机构,考取大社的神官与巫女比考国家公务员更加吃香

    事出反常必有妖。

    这一世的霓虹之所以如此,恐怕只有一件事才能解释的通。

    这个世界上,存在着真正的灵异!

    对此夜神空倒也十分镇定。

    毕竟都有着自己这样的穿越者,存在灵异也不是不能接受。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他之后还专门在网上报了个探灵团,去到某处废弃的隧道探灵。

    当时探灵团的组织者是一位秃顶中年男,据其称有超过二十年的探灵经验,去过的灵异地点超过一百处。

    装备齐全,神佛两道通吃,是不折不扣的探灵大师。

    有他在,尽管放一万个心就行。

    然而在探灵开始后不久,大师就缴了械。

    直挺挺的跪倒在隧道的污泥之中,双眼像是死鱼眼一样外翻,嘴唇逐渐变得乌青。

    看着周围尖叫着惶恐奔逃的团友们,夜神空一脸懵逼。

    这种感觉就像是他在逛鬼屋,而附近的团友,包括大师在内都是鬼屋准备的气氛组。

    可灵异呢?

    灵异在哪?

    气氛组的确是到位了,可道具组怎么这么拉跨?

    怕不是遇上了骗子团伙,想要骗取自己交的两万日元团费吧?

    犹豫再三,夜神空还是撸起袖子走上前去拍了拍大师。

    试图和大师友好沟通一番,要回自己的两万日元。

    结果下一秒,大师就被解除了封印,转身抱着夜神空的大腿痛哭流涕。

    据其所言,直到刚才为止,一直有一个穿着白衣,披头散发的女人压在他后背上,双手死死的扼住了他的喉咙。

    如果不是夜神空出手驱除了灵异,恐怕他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

    出去后,一众团友们也纷纷验证了大师的说法。

    起初,夜神空是不信的。

    虽然他是一名穿越者,但之前也不过是一名普通的人类,怎么会突然间就具有驱除邪祟的力量?

    而且最关键的,从头到尾,他都没有见到灵异的半点影子。

    看都没看到,又何谈驱除?

    所以综上所述,最大的可能性是这个诈骗团伙以探灵为借口,想要发展新下线。

    原本,夜神空是这么想的。

    但大师双手奉上的二十万日元感谢费狠狠的动摇了他的信念。

    太多了,实在是太多了。

    多到足以让他在团友们敬重的目光中淡定的点点头,说一句。

    没错,灵是我除的。

    在此次探灵结束之后,夜神空又陆续参加了几次其它的探灵活动,过程中逐渐发现了自己的异常之处。

    普通人能看到的鬼物,他却看不到。

    普通人能观察到的灵异现象,他同样也看不到。

    换句话说,灵感为零。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是穿越而来,这一辈子的夜神空铁定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

    而就是这样的自己,却意外的拥有某种克制灵异的力量。

    但关于这种力量是怎么来的,夜神空也没有弄清楚。

    于是得不到答案的他开始尝试自我解答。

    常言道,犹豫不决,量子力学。

    经过多次的论证与实践相结合,夜神空终于成功总结出了灵异第一定律。

    内容大致如下。

    【如果一个人的灵感足够低,那么灵异便无法影响他。】

    【但反过来,那个人却可以轻易的干涉灵异。】

    【如同神道教的袚除,佛教的超度。】

    【原理,略。】

    不过,虽然研究取得了突破性进展,但因为四处组团下本的开销,夜神空本就困窘的生活也愈发捉襟见肘。

    眼下,他的人生目标只有一个。

    想办法还光父亲留下的累累欠债。

    然后以夜神侦探事务所的名义,将那个混蛋逮捕归案。

    早晨,七点四十五分。

    清懒的日光追逐着飞舞的樱花瓣。

    通往秀之院高中的最后一段坡路上,学生们穿着咖啡色的高级制服,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向学校走去。

    “呦,夜神!”一声洪亮的呼喊声从夜神空背后传来。

    夜神空回过头,看着身后正向自己挥手的刺头青年。

    青年名叫须腾大丈,同样是秀之院高中二年级学生,高中之前都在大阪生活。

    得知夜神空的情况之后,自告奋勇申请担任夜神空的入学指导工作。

    二人之前在春假时便已经见过几面,是一个蛮热情的人。

    “怎么了,夜神,看起来无精打采的,是因为入学紧张的昨晚没休息好吗?”对方来到夜神空身边搭话道。

    “算是吧。”

    “嘛,你其实不用担心的,同学们人都很友善,就是班里一些女生跟我们男生三观不合,所以态度冷淡了点,多习惯一下也就习惯了。”须腾大丈耸耸肩。

    “对了,昨晚你在家吗?我临睡前给你家里打了电话,结果只听到了些奇奇怪怪的噪音。”

    “嗯那时候我应该在千叶同学家。”夜神空稍稍回忆了一下。

    “哈,原来夜神你在东京都还有朋友啊。”须腾大丈听了有些诧异,随即大力拍了拍夜神空的肩膀,比了个大拇指,“有空叫出来一起玩啊,我请客。”

    “还算不上朋友,只是有一面之缘而已。”

    “这些等等再聊。”须腾大丈忽然发现了什么,示意道,“夜神,看前面。”

    夜神空应声向前望去。

    前方不远处,就是秀之院恢宏大气的古铜校门,在阳光下反射着金属的色泽。

    而就在校门旁,还站有一道熟悉的身影。

    正是千叶结衣。

    对方也换上了咖啡色的制服,配上水蓝色的短裙,白色的中筒袜包裹住纤细柔和的小腿,将少女发育中的微妙弧线贴心的展现出来。

    双手提着书包,额前简单的别了个发卡,露出白皙的脖颈,清纯透澈的脸庞如同吸铁石一般牢牢吸引住了过往男生的视线。

    此刻,对方正在前往学校的人群中不断的寻找着什么,目光中有些不安,但更多的是期盼。

    “看到了吗,校门口站着的那个女生。”须腾大丈语调严肃。

    “我话说在前面,千万不要被她可爱到犯规的外表给迷惑了啊,夜神。”

    “那个女生毫无疑问是这间学校最危险的人之一,贸然接近的话会遭遇恐怖的不幸”

    “确实。”

    夜神空赞同的点了点头。

    这一点,他倒是不难理解。

    毕竟昨晚的经历还历历在目。

    拥有这种招灵的体质,的确算得上十分危险——

    “哦,夜神你果然也发现了吗?”

    看着一脸认同的夜神空,须腾大丈不禁露出了同道中人的笑容,压低了声音道。

    “没错,她最危险的地方,就在于喜欢她的人,实在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