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趣阁 > 都市小说 > 陈浩章梅的小说风起云涌 > 章节目录 第2117章 怎么又是她?

章节目录 第2117章 怎么又是她?

 热门推荐:
    车子上了高速往市区驶去,车上,许婵还在想着唐晓菲和奚兰的事,尤其是想到这事还涉及到骆飞,许婵就心跳加速,觉得自己掌握了一个大秘密。

    “想啥呢?”苗培龙见许婵上车后就心不在焉,转头看了许婵一眼。

    “没什么。”许婵摇了摇头,顾虑到前头还有司机,许婵没有和苗培龙说奚兰和唐晓菲的事。

    车子抵达市区,两人直接来到了饭店,今晚吃饭的地点是徐洪刚安排的,苗培龙和许婵到了之后,徐洪刚还没过来,两个人先在包厢里等着。

    见这会没有其他人,许婵对苗培龙道,“我刚刚从县大院出来前,听到了一个大秘密。”

    “是吗?”苗培龙好笑地看着许婵,“怎么,咱们县大院还能有啥大秘密?”

    苗培龙并没有把许婵的话当回事,毕竟在他看来,松北这小地方出不了什么大事也不可能有什么大秘密,即便有,他苗培龙也不可能不知道。

    许婵见苗培龙不相信,连忙道,“真的,这事绝对会让你惊掉下巴。”

    “那你倒是说来听听,看什么事能让我惊掉下巴,我还真想知道咱们松北有什么大秘密。”苗培龙笑道。

    “你们在说什么大秘密?”门外传来徐洪刚的声音,只见徐洪刚推门走了进来,笑眯眯地说道,他恰好听到了苗培龙最后那句话。

    许婵没想到徐洪刚在这个时候刚好过来,一时犹豫起来,不知道该不该当着徐洪刚的面说这事。

    这时,反倒是苗培龙催促许婵,“你倒是说呀,我和徐书记可都洗耳恭听呢。”

    许婵听了,见徐洪刚和苗培龙都看着她,心一横,也不再多想,道,“徐书记,苗书记,是这样的,傍晚时候,我在唐副县长办公室门外,无意间听到了她和那位奚总的对话,奚总说唐副县长是她和骆书记的亲生女儿。”

    “啥?”苗培龙听完许婵的话,一时有些迷糊,“哪个奚总?”

    “就是在林内村投资蜂蜜加工厂的那个奚总,今天下午县里边刚在县宾馆和她的公司签订了投资协议。”许婵说道。

    苗培龙一听,大致有了点印象,蜂蜜加工厂的项目,苗培龙并没怎么关心,毕竟只是一个小项目,要不是乔梁对这事特别上心,还大张旗鼓地搞了个盛大的签约仪式,苗培龙都不知道这事,因此,对许婵口中那位奚总,苗培龙其实没啥印象,只知道有这么个项目。

    这会,听完许婵的解释,苗培龙更加疑惑,问道,“小婵,那你说的骆书记又是哪个骆书记?”

    “当然是市里边的骆书记了,不然还能有哪个骆书记。”许婵哭笑不得。

    苗培龙闻言更加不解,道,“小婵,你这说的都是哪跟哪,那个奚总不是从深城来的吗?怎么就跟唐副县长扯上关系了?而且唐副县长还成了她和骆书记的亲生女儿,我怎么听着就跟天方夜谭一样。”

    “苗书记,别说你不信,就连我这个亲耳听到的都不太敢相信,但事实就是如此,尤其是那个奚总,还提到了dna鉴定,那这事肯定假不了。”许婵说道。

    “按你的说法,这事是真的?”苗培龙一脸的不可思议。

    “苗书记,不是我说这事是真的,而是我听到的事实就是这样。”许婵摇头笑道,“说实话,我到现在也觉得这事匪夷所思,那唐副县长不是骆书记的外甥女嘛,怎么就成了骆书记的亲生女儿了,要不是我亲耳听到,我都不敢想象。”

    苗培龙听了,脸上明显还是不大相信许婵的话,反倒是一旁的徐洪刚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看着许婵道,“许主任,你跟我详细说说,那个奚总是什么样的人?”

    “徐书记,我对那个奚总,其实也不是了解得特别多,只知道她是从深城来的投资商,来我们松北县投资一个蜂蜜加工厂项目,这个项目是乔县长亲自对接的,虽然投资额不大,但乔县长很重视,因为项目就建设在乔县长直接挂钩的贫困村林内村,乔县长把这个项目当成林内村脱贫的重点项目。”许婵解释道。

    徐洪刚一听到乔梁,莫名有些不爽,很快又压下心头的情绪问道,“许主任,咱们先不说这个项目,说说这个奚总,她是深城人?”

    “好像不太像,听她的口音,有点像我们江州人,不过我也不太确定,回头我了解一下。”许婵说道。

    徐洪刚点了点头,又问,“你说你亲耳听到她说唐晓菲是她和骆飞的亲生女儿?”

    “对。”许婵肯定地点头,说完又悄悄瞄了徐洪刚一眼,她听到徐洪刚刚才竟然直呼骆飞的名字,从徐洪刚说话的语气神态里可以看出来,徐洪刚和骆飞的关系有点微妙,并且徐洪刚这会的表情也充满了莫名的意味。

    “徐书记,你不会相信这事吧?我觉得太荒谬了,应该是搞错了。”苗培龙说道。

    “呵呵,听着是很荒谬,但你没听到嘛,这是许主任亲耳听到的。”徐洪刚笑了笑。

    “有可能那个什么奚总搞错了,她一个深城过来的投资商,怎么可能跟骆书记扯上关系,还说唐副县长是她和骆书记的亲生女儿,这也太荒诞了。”苗培龙摇头道。

    “我也不大相信,不过人家既然这么说,总不可能无缘无故吧?”徐洪刚笑了笑,“而且许主任刚刚不还说了,她还听到对方提及了dna鉴定,这可不像是搞错的样子。”

    苗培龙听了撇了撇嘴,他显然不大相信这么扯淡的事,觉得可能是许婵听错了,不过徐洪刚这么说,苗培龙也不好直接反驳。

    突地,苗培龙心头一动,若有所思地看了徐洪刚一眼,徐洪刚对这事这么上心,难道是……

    苗培龙心念急转,瞅着徐洪刚的眼神隐隐带着些许不同,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徐洪刚笑了一下,又道,“其实要弄清楚这事的可信度有多大也不难,可以从那个奚总身上入手,查查她的过往嘛,正巧,今晚咱们还有一位客人,让他帮忙办下这事最合适不过。”

    “今晚还有一位客人?”苗培龙微微一怔,好奇地问道,“徐书记今晚还请了哪位客人?”

    “待会来了你就知道。”徐洪刚故作神秘地笑笑,看了下时间,道,“他应该也快到了,刚才我过来的时候,他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有点事要耽搁几分钟,估计快来了。”

    徐洪刚说完还不到两分钟,门外就响起了脚步声,苗培龙抬头一看,看到来人时,一下恍然大悟,原来是副市长兼市局局长鲁明。

    鲁明一进来,就冲着徐洪刚拱手笑道,“徐书记,抱歉,我来晚了。”

    “没事,今晚咱们就两三个认识的朋友一起吃下饭,鲁市长别搞得这么见外。”徐洪刚笑了起来,一边指着苗培龙道,“苗书记就不用我介绍了吧?”

    “不用不用。”鲁明忙不迭笑着,冲苗培龙点头打着招呼。

    徐洪刚又简单介绍了一下许婵,鲁明听到对方是松北县府办的主任,不由多看了许婵一眼,有些奇怪对方怎么会有资格出现在这样的场合,不过鲁明也没多想。

    “来来,人都到了,那就入座吧,我让服务员开始上菜。”徐洪刚笑着张罗道,“晚上咱们喝几杯,我自个带了酒过来,是我自己酿的果酒,请你们品尝一下。”

    “哟,徐书记亲自酿造的酒,那肯定差不了。”苗培龙第一时间拍上马屁,笑道,“没想到徐书记您还有酿酒的本事呢,回头我得偷师一下,以后我也自个酿酿。”

    “那还不简单,回头我教你。”徐洪刚笑呵呵说着,“主要是之前太闲了,这不,只能自己找点小乐趣。”

    听到徐洪刚这话,苗培龙瞅了瞅徐洪刚,他敏锐地意识到徐洪刚这话里带着些许情绪,仔细想想,苗培龙也能理解,徐洪刚之前在市里有点被骆飞排挤,再加上新来的市长郭兴安也和徐洪刚不是一路人,所以徐洪刚在市里的地位是有点被边缘化的,虽然徐洪刚后来主动向骆飞靠拢,但骆飞明显没把徐洪刚当成真正的自己人对待,对徐洪刚更多的是抱着利用的心思。

    所以,徐洪刚此刻这话是话里有话。

    图片

    徐洪刚这会看向鲁明,笑道,“鲁市长,我们刚刚正在聊天,有个小忙正好需要你帮一下。”

    “徐书记请说。”鲁明坐直了身体,摆出了一副认真对待的态度。

    徐洪刚正要开口,猛地想到自己都还不知道那个‘奚总’叫什么名字,转头看向许婵,“许主任,那个奚总叫什么来着?”

    “叫奚兰。”许婵连忙答道。

    徐洪刚点点头,复又看向鲁明,“鲁局长,想请你查下这个叫奚兰的人。”

    “奚兰?”鲁明眉头一皱,下意识道,“怎么又是这个名字?”(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