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八章 执机待来日(1 / 2)

加入书签

自张御等诸人自天域一战归来之后,时隔半月,云海之上磬声敲响,诸廷执化身俱是齐聚议殿。

在先议了一些琐碎事后,首座道人道:“张守正月前有呈书送上,言上回空域之战,因为敌手得了青灵天枝遮蔽,故是他未能将敌手留下,他呈书之上言,若是那一次能得镇道之器支援,那结果或有不同。”

他看向座中众廷执,“故张守正提言,今后若是再有前往上宸天空域,可能遭遇强敌之事机,希望能得镇道之宝支援,此事诸位廷执是何意见?”

对于上回斗战,诸廷执都是知悉了大略经过,对于张御能和焦尧这头老龙打得有来有回,最后将之逼走,他们也是十分吃惊的。

并且从事机前后经过来看,那老龙应该是在陈廷执到来之前就主动退走了,这说明其人并非是陈廷执所惊退的,故是对于张御言称“若得镇道之器相助结果或有不同”之言倒是觉得并不夸张。

陈廷执沉声道:“按规例,不是廷执,不得驾驭清穹之气,但这只是平日规矩,如今两家交战,上宸天能拿青灵天枝为下面之人使用,我天夏又何必把持不放,恪守陈规?此建言可以考虑。”

玉素道人道:“此言有理,局面不同了,既然要廷下修士做事,又不给足帮衬,这又让下面修道人如何为之?

有些危难可得克服,可有些危难超出修道人自身之能了,对敌之时,对面祭出镇道之宝,而我则无支援?试问换了在座各位,又有几位能自言对抗?”

戴廷执道:“张守正这一战确实可惜了,要是当时他有清穹之气相助?便是不能拿下焦尧那头老龙?也能拖延到陈廷执到来?到时或能逼其立誓成为我天夏之助力。”

在座廷执有几个也是暗觉惋惜,焦尧这人可不是那等死扛到底的脾性,要是事情真如戴恭瀚所言?这等事是真有可能实现的。

风道人想了想?道:“张守正自入上层之后,立下了颇多功绩,若能提他为廷执?那么不必改得规矩?也可名正言顺执拿清穹之气了。”

崇廷执立刻反对道:“不可?此例不可开!”他道:“诸位?若是必要之时给予清穹之气支渡?那是可行的?但是廷执之位,涉及到天夏之根本,升迁敕夺不可妄行,否则诸方规矩都要败坏。”

风道人也未坚持,他此言也并非是真让张御成为廷执?而是取上得中之策?是为了此议能顺利过去。

林廷执看向座上?道:“首执?崇廷执之言还是有道理的,诸廷执无不是先镇守各方,再累功而升?张守正确实功绩众多,但不能以守正之绩替那镇守之功。”

晁焕道:“那就为此开一个先例好了,守正之功难道就不算功劳了么?此也未尝不可。”

崇廷执道:“晁廷执,这如何可一概而论?守正之功自有玄粮以酬之,不该再算累功之中,守正不过为雇请之职,要论张守正身上正功,还需以东庭府洲镇守之功来算,两者混淆不得。”

晁焕见他与自己争辩,不觉一挑眉,他轻轻一拍案头,坐直了身躯,正想要说些什么,可就在这时,首座道人却是先言道:“此事不必再争,诸位廷执既认为清穹之气可予支渡,那便就此定下。”

韦廷执道:“首执,清穹之气毕竟重要,不可长久流散于外,韦某建言,不曾立过大功,不曾有名位之人,不得擅用,且斗战过后,也当及时收回权柄。”

首座道人道:“此可随后再细议之。”他看向林廷执,“林廷执,你此前说有奏议,如今可以呈言。”

林廷执道:“林某近来在问天台上观望,见那悬针旋动愈疾,而搜罗诸般新近出现天域的踪迹,却是发现其多数是往虚空之中某一处去,林某怀疑,此辈已然寻到了寰阳派可能存驻之地。”

戴廷执想了想,提醒道:“但此也有可能是上宸天故布疑阵,令我偏移方向。”

众廷执一思,觉得这也不无可能。

首座道人道:“钟廷执、崇廷执,两位可能推算?”

钟廷执道:“回禀首执,虽然上宸天那里如今阻我之人少了许多,可涉及青灵天枝,却也不敢妄言定能窥探,但愿意一试。”

陈廷执道:“此事不可侥幸,不管上宸天是否明确寰阳派去处,我们都要设法阻碍。而上宸天若寻及寰阳派,不可能半点行迹也不露,双方气息交错,定会泄于虚空之内,这也正是寻到其主天域的好时机。

玉素道人道:“经由先前数次对抗,赢冲连焦尧那老龙都请出来了,足以说明上宸天自身可用之力已近乎无有,正是我用力之时。”

韦廷执道:“最好是能截断此辈寻觅之路,除患于未然,如此也免得万千子民被拖入此战之中。”

首座道人听了各人意见,便道:“那下来便议一议,具体排布之事宜。”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武侠修真相关阅读: